苏黎世新奥尔良精英赛

苏黎世新奥尔良精英赛会是总统杯的预演吗?

2017.4.25 10:36
“我立即对他说了这场赛事,而他回答道他会参赛,这是一个相对容易的决定,” 路易·乌修仁说。

当今年的苏黎世新奥尔良精英赛公布团体赛赛制包括四人二球赛和四人四球赛时,毫无疑问,南非双雄路易·乌修仁(Louis Oosthuizen)和布兰登·格雷斯(Branden Grace)会成为这场赛事的明星队伍。

“我立即对他说了这场赛事,而他回答道他会参赛,这是一个相对容易的决定,” 路易·乌修仁说。

“就这么简单,”布兰登·格雷斯赞同道。

拥有总统杯血统的这支队伍在新奥尔良值得近距离观察,因为2015年在韩国举行的总统杯,布兰登·格雷斯与路易·乌修仁是不败组合,合作赢得了四场队际赛。布兰登·格雷斯同时也在单人对决赛中战胜马特·库查尔(赢2洞剩1洞),最终取得5战5胜的战绩,而路易·乌修仁在单人对决赛中与帕特里克·瑞德战成平手,战绩为4胜0负1平。

这是布兰登·格雷斯与路易·乌修仁第一次到“新月之城”比赛,这一对选手期盼着取胜。

“我们是多年的搭档,我们合作得很好,” 布兰登·格雷斯说,“十分明显,我们在总统杯中的过往战绩相当棒,我想这是我们组队参赛取胜的好机会。”

布兰登·格雷斯崇拜路易·乌修仁的稳定,也欣赏两人都不会犯太多错误。

“在韩国总统杯中,我们打出的高尔夫,两人真的都没有犯什么错。我们俩都没有出现什么愚蠢的错误,这就是关键,特别是在团队赛中,”他说。

路易·乌修仁补充说:“我们黏合得很好。当我们击出一个坏球的时候,我们没有太多‘对不起’,因为十分明显,我们的本意不是打出坏球。一旦格雷斯的推杆启动起来,他可以在一轮球中抓到好些小鸟。这总是很好,也相当能帮上忙,特别是在最佳杆数赛中。”

路易·乌修仁参加过2011年高尔夫世界杯。那场赛事使用着这一周苏黎世新奥尔良精英赛同样的赛制——第一轮和第三轮四人二球赛(轮流击球赛),第二轮和第四轮四人四球赛——而他喜欢那种赛制。

“不是太多比赛我们可以组队参赛,因此从那个角度而言,总统杯是我们生涯的高光点,可是我希望在苏黎世新奥尔良精英赛中也取得胜利,”路易·乌修仁说。

布兰登·格雷斯暗示说苏黎世新奥尔良精英赛也许会让人们看到今秋总统杯双方的组合。这么说吧,如果新奥尔良的一些国际队组合今年稍晚时候出现在新泽西州的自由全国高尔夫俱乐部,他不会感到惊讶。

完美的例子应该是日本选手松山英树。联邦快递杯排名第二,世界排名第四,他将与日本同胞谷原秀人(Hideto Tanihara)搭档。后者在最近的世界高尔夫锦标赛·戴尔科技世界比洞赛中打入半决赛。谷原秀人目前在总统杯积分榜上排名第11位,正寻求第一次参加总统杯。

南美组合乔纳森·维加斯(Jhonattan Vegas)——国际队积分榜排名14位——和32位的法比安·戈梅斯(Fabian Gomez)是另外一支值得关注的队伍。

韩国组合卢乘烈和安秉勋在苏黎世新奥尔良精英赛上有历史渊源。卢乘烈2014年在TPC路易斯安那取得首场美巡赛胜利,而安秉勋去年在三人延长赛中败给布莱恩·斯图亚德(Brian Stuard)获得亚军。两位选手都是25岁。

可是,年龄和经验绝不应该低估——特别是当两人的年龄加起来100岁的时候。

史蒂夫·史翠克(Steve Stricker)和杰瑞·凯利,两位都是威斯康星州的50岁球员,目前在冠军巡回赛上征战。他们在苏黎世新奥尔良精英赛上也许无人注意,特别是有鉴于6位世界排名前十选手参赛的情况下。

“我觉得这两个星期,高尔夫传奇赛和苏黎世新奥尔良精英赛,是一年之中两个最有趣的星期,”史蒂夫·史翠克说,“当我们去年年末一起打大鲨鱼大奖赛的时候,我们有机会在那不勒斯取胜。当时我说:‘我们有可能拔下三连胜。’杰瑞说:‘这话怎么说的?’我说也就是赢下大鲨鱼大奖赛、高尔夫传奇赛和苏黎世新奥尔良精英赛——三场赛事全都是团队赛。”

史蒂夫·史翠克对于团队赛肯定知道一、二,他角逐过五届总统杯,三届莱德杯以及一届登喜路杯。他另外也赢过2013年CVS慈善精英赛(与波·范佩特搭档)。

今年稍晚时候,他将在自由全国球场率领总统杯美国队。他和杰瑞·凯利搭档赢得过2009年大鲨鱼大奖赛,去年年末则获得亚军。上个星期,他们组队参加了冠军巡回赛的高尔夫传承赛。

“在这些团队比赛中,我们相处得很好,相互激励,我觉得这是我们的好胜心使然,”史蒂夫·史翠克说,“如果我们之中的一个人击出好球,另外一个人不喜欢被盖过,因此他会努力站出来,打出更好的一杆。”

这对选手合计参加了31次苏黎世新奥尔良精英赛,两个人在这场赛事中的收入都超过100万美元。杰瑞·凯利2009年在新奥尔良取胜,让他的总奖金额达到1,569,184美元,而史蒂夫·史翠克15次参赛,合计赚到1,098,040美元。

杰瑞·凯利代表美国参加过2003年总统杯,他表示团队比赛所需要的心理与个人比赛十分不同。

“知道他依赖我真的很难,这是最难的部分,”他说,“你可以让自己失望,那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让你的朋友失望,那是另外一层压力。那将我们带上了另外一个水平。我们做到过许多次,那有可能变得很平常。可是对于我们而言绝不平常。”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