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师赛

在奥古斯塔打球到底是怎样的体验?我们采访了12位美巡赛球员

2017.4.2 08:00
世界上最优秀的选手云集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每个人对于那里有着不同感受。

你们在看,他们在打。每一年,春天都在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重吐芬芳。在那里,世界上最优秀的选手云集,准备迎战年度第一场大满贯赛:美国大师赛。

可是你想过穿上那图腾式的绿茄克到底是什么滋味吗?驱车通过木兰道呢?还有星期天下午处于竞争白热化的时候?

我们借用《Esquire》的经典作派,询问了球员的感受,而他们就这些话题给出了第一人称的叙述。


穿上绿茄克是什么感受?

亚当·斯科特,2013年冠军

“当你将它套上身的时候,那是一种巨大的成就感。那不是每个人都穿过的东西。在高尔夫运动之中,这里有几个真正的巅峰,我想绿茄克是其中之一,因为历史上并不是太多人能够将它穿上身。”

“那是一种巨大的成就感。每次我穿上它的时候……那不是一种解脱,而是……一种成就感,因为你取得了只有少数人取得过的成就。它传上去比我想的要轻很多。那是一种很轻的材料。茄克有肩垫。它有点老式,可是比我想象的轻了许多。当我穿着它不期然地出现在一些地方的时候,可以肯定一些高尔夫球手目瞪口呆,他们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因为那是一件神圣的绿色面料,而他们从来没有在周遭见到过。我想除了在一家高尔夫俱乐部之外,人们都会对它另眼相看,因为那是闪亮的绿色。”


星期天在后九洞争夺冠军是什么感受?

特雷弗·伊梅尔曼,2008年冠军

“那肯定是激动人心的。10号洞,很明显,10号洞发球台周围有很多走动,因此你必须平静下来,打一个左曲球绕过转角。第二杆,那是最漂亮的第二杆之一,那里有很多人坐在那里。当你开完球之后走上11号洞的山坡,你在山坡上行走的时候,你真的会有那种感受。你在11号洞果岭,12号洞、13号洞发球台的时候,你看到那么多人,你真的会很激动。你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挥出一些好球。如果你在那里能打出平标准杆或者低于标准杆1杆,你会非常开心的。”

扎克·约翰逊,2007年冠军

“阿门角,无论是星期四,还是星期天,你都必须打出高品质的好球。如果你星期天进入争冠行列,你必须要执行好。(2007年)我整个星期打出的最好一球,肯定是11号洞的第二杆。那几乎没有人知道,可我却不会忘记。”

“那是在从右到左球位上的一记3号铁。我必须顶着从右到左的风,绕过一棵树,击过去。你知道,我希望小球能够落上果岭。我击到了大约25英尺、30英尺的地方。我看不到旗杆。它们都是艰难的击球,那是你必须坚定击好,勇于去击的球。”

“……我顺着15号洞而下,我正准备击第三杆。在那个五杆洞,我准备第三杆击上果岭。可我不得不退后,因为13号洞有欢呼声升起来。十分明显,我看不到,可是我确切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是老虎击的第二杆,他将球击上了果岭,小球滚动到了2、3英尺,获得了一头死鹰。”

“……我离开15号洞的时候,我说:‘达蒙,我想我需要知道我们处于什么位置,我们后边发生着什么事情?’‘我们有2杆。’我心说:‘OK,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落后2杆,还是领先2杆?’‘我们领先2杆。”

“OK,甚至老虎射下老鹰,我们还领先2杆。我说:‘OK,我们要这样继续打下去。’我在争冠的过程中击出了很棒的球。我在16号洞推入了大约15、20英尺的小鸟推。人们冲着我高声叫好。那个时候我还不习惯这样。”


在奥古斯塔推杆是什么感觉?

马特·库查尔

“有时候我在想并不是那么坏。斜坡的推杆,我觉得是最难的。下坡的球非常快,可是如果你推在了正确的线路上,你有机会推入它们。那些斜坡的推杆,会转2英尺,6英尺,你真的会说:‘我真的没有多大机会推入这颗球。’我想那些推杆是最难的。我还记得我的第一次。我猜想我的感觉现在已经大大改善,可是我以前曾经假想球洞只有一半远。我曾经在推10英尺的推杆时候,我只推到我前边5英尺的地方。我感觉你在那里真的要非常有创意。(询问是否有推出过果岭的时候?)不,不。我只在塞米诺尔高尔夫俱乐部将球推入过沙坑之中。”

罗里·麦克罗伊

“这里有许多想象。当(果岭)如此快的时候,你对果岭的判断真的不是那么精确。关键是对球的感觉。有时候你不得不想象小球会在后退的过程中进洞,2点方向,3点方向。每一推都是拐弯进洞的。很少情况下,你面对一推的时候,你站过去会说是右洞内,左洞内。”


驱车通过木兰道是什么感觉?

布兰德·斯内德克

“那条道比你想的要长。沉浸在其中相当酷。那是超现实的感觉。那是你一直设想的事情。整个一生,你都在电视上看到它。而现在你自己就在其中。即便那是一段很长的路,它过去得仍然太快了。可是真的很酷。每次通过那里的时候,我身上都会起鸡皮疙瘩。”

“我记得我们会早早过去,在早上8点的时候开球下场。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大学。我们都从车子中走出来,我们顺着木兰道向下走,这样我们可以好好看它,体验它,将这一切记入脑子之中。木兰树是巨大的,它们年代久远,遮阳蔽日。你看不太清,因为太暗了。真的有点怪诞。木兰树如此高大,如此接近你,可是你却看不真切,你只能看到一片黑暗。你能看到道路,你能看到尽头的黄色花朵,你能看到掉头处的天蓬,你能看到会馆。那让你感觉已经抵达了奥古斯塔。”

戴维斯·拉夫三世

“无论为什么,通过木兰道都相当有趣。甚至当我们开始停车了,我偶尔仍会走进前门,顺着木兰道走下去,在会馆处调头,然后再走一遍,因为我觉得这一切很有趣。首先能够走入大门就是高规格的享受。接着在这么悠久的历史中穿行。我觉得那里的一切都不会变老。它总是那么明净。我第一次是与爸爸一起去的。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进入那里,观赏所有一切。”

斯科特·斯托林斯

“当他们让你进去已经很好了(笑声)。我总是觉得有某个人要来干涉我似的,我心说:‘不,今天不要。’可是那里的每个人都超级友善。感觉很奇怪,因为你整个生涯都梦想着进入那里,然而当你实际进入那里的时候,就好像:‘嘿,你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真的很棒。”

“(第一次通过木兰道的时候)我是爬着向前的。我等着某个人来告诉我:‘嘿,够了,你要快点。’可是我真的想把这一切都吸收进去。”

里奇·福勒

“真的很棒。你总是在电视或者照片中看到片段。仍旧很棒。那是一个特别的地方。我故意拖拉(笑声)。你真的不能太快。当你在木兰道徜徉的时候,你要将一切都吸纳进来,好好享受。”


在奥古斯塔打出一杆进洞是什么感觉?

瑞恩·摩尔

“在奥古斯塔16号洞打出一杆进洞,坦白说,肯定是我听到过的,体验过的最大欢呼声——特别是在那个洞。那个洞,你将球击上去之后,随着小球向前滚动,欢呼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接着小球撞到旗杆上,落入洞中。”

“当你在星期天下午,一切有关紧要的时候做到,那是难以置信的。它帮助我进入了前16名,让我次年能够重新回来比赛。我不知道是否有另外一个洞,有另外一个日子,我愿意打出一杆进洞。如果你让我任意挑选一个三杆洞,去打出一杆进洞,或许我会选星期天奥古斯塔的16号洞。那肯定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事情。那种欢呼声……那里有许多人,因为6号洞、16号洞站满了人,而15号洞有一个大看台。一旦果岭那边的人开始叫起来,他们都开始注意了,他们都兴奋起来。可以肯定再也没有其他地方像这样了。在奥古斯塔,任何时候,你能直接击球进洞都是一种解脱,因为你不必走到那些闪电一样快速的果岭上去推杆了。”


在12号洞开球的时候刮旋风是什么感觉?

特雷弗·伊梅尔曼

“那要看风的情况。像今天这样一天,你可能看到一些选手在那里抓鸟。可是如果你遇到一点风,比如每小时7、8英里的风,那么这个洞会非常难。我想今天高尔夫球场设计,一门失传的艺术在于短三杆洞的设计。每个设计师今天看上去都想将三杆洞搞到240码长。一方面,那些球洞极端艰难,因为你用那么长的球杆开球,可是风对它的影响并不是那么多。然而如果你击8号铁、9号铁、挖起杆,你将球击向空中,那些树之上的风真的容易吹到它。因此你总是会猜测那个时候空中的情况是怎样的。”

斯科特·斯托林斯

“你必须要找准时刻击球,因为非常快就是两号或者三号球杆的转变。那里的风旋真的很大。我在那个洞用过6号铁到G杆之间的球杆。两个星期之前,我们去到那里。我早上打了一下,下午打了一下。早上的时候,大约是40华氏度,我用的是9号铁,而下午的时候为60华氏度,我用的是7号铁,因此气温高20华氏度,我就要转换两号球杆了。你要低弹道飞行,让球保持在树下,然后击过去。”

瑞恩·摩尔

“我在12号洞采用的策略不同。我从来不瞄准那里的洞杯。我有一个我想要的非常具体的目标。绝大多数时候,我每次都击同样一杆,放在同样的地点,也就是8号铁一个低飞小右曲。我瞄准后边沙坑的左边缘。那里有深度。那个地方的纵深最大。那给了我最大的空间,我知道无论如何我那样击球都可以将球击到果岭中央。我都击相同的球。那个洞你可以抓到小鸟,可是那里也可能发生许多坏事。如果你离开的时候带走4个帕,肯定不会伤害你。对于任何旗杆位置而言,果岭中央都不是那么糟糕的位置。”

戴维斯·拉夫三世

“那也许是你不得不击的最恐怖,最紧张的一记8号铁或者7号铁。球员锦标赛17号洞非常难。可是我认为这个洞最恐怖。你出错的空间不多。”


出席冠军晚宴是什么感觉?

特雷弗·伊梅尔曼

“非常棒。绝对是独一无二的感受。那也许是我每年最美好的夜晚。非常棒能够参与其中,感觉自己进入了顶级的殿堂。非常棒。所有人都是兴致勃勃。看上去每年它都在缩短。整个过程大约有两个小时。可是感觉时光如梭。卫冕冠军通常会说几句话。主席也会讲话。本·克伦肖主持晚宴,因此他也会发言。时不时也有一个人会站起来说点什么。福兹通常会说点什么。除了我做东那一年,我还没有站起来说过话。”

扎克·约翰逊

“那是我不会说太多的夜晚。我基本上是坐在那里,沉浸其中,让老先生们发言。我会将这一切放入我的记忆之中。我与比利·卡斯珀共享一个更衣柜。在那里,你会遇到很多伟人,包括:查尔斯·库蒂、尼克劳斯、帕尔默、加里·普莱耶。能够与他们在一起感觉很有趣。”


参加三杆洞竞赛的感觉如何?

戴维斯·拉夫三世

“那是非常特别和不同的体验。真的很有趣。你会与你的好伙伴同组打球,如果你年龄比较大,你会带上孩子当你的球童。对于球迷而言非常特别,对于球员而言非常有趣,这是赛事历史的一部分。我最大的胜利之一就是三杆洞竞赛。曾经有个年轻球员问过我:你是否连续赢过两个星期?我说:‘好吧,实际上,我连续赢过四个星期。’他们说:‘真的吗?’我说:‘是的,其中之一是奥古斯塔的三杆洞竞赛——那也算一场胜利,不是吗?’我不记得顺序了,可能是格林斯博罗、希尔顿海德岛、球员锦标赛。这期间,弗雷迪赢得了美国大师赛。”

布伦丹·斯蒂尔

“一旦你开始想观众多么接近果岭,你就会击一些坏球。你可能击到距离洞杯15英尺的地方,却砸到观众。这是让美国大师赛很酷的地方。这与别的体育项目很不同。你可以在开赛之前一天如此接近比赛。那就像超级碗之前一天的训练,你下到场地中。汤姆-布拉迪(Tom Brady)传球什么的砸中了你。真的是非常有趣的体验。”


住在鸦巢中是什么感觉?

亨特·马汉

“非常有趣。每个人都要在那里住一晚才会获得那种体验。那里非常小,那是一个非常紧凑的房间,可是能住在那里非常酷。你能体验到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不是太多人可以说他们曾经在那里住过。”

瑞恩·摩尔

“非常酷,因为那里是鸦巢。你住在球场之中。业余球员是赛事期间唯一能住在球场之中的人。可是那里非常小。你会遇到隔板的两个角。不像带墙的房间。大家要共用一个浴室。那种体验是独一无二的。肯定并不富有魅力,但是非常精致,也非常舒服。那是了不起的体验。那里有扇窗子你可以向外望,俯瞰球场。真的非常酷。”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