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具新闻

过去五年,他们用哪些装备征服了锯齿草

2017.5.11 17:00

职业高尔夫球手会告诉你:球包之中的每一支球杆在赛事周都非常重要。

可是正如多年以来,我们在TPC锯齿草体育馆球场中见到的一样,通常是球包之中的某一支球杆,将冠军和其他参赛选手区别开来。

以下就让我们回顾一下过去五届球员锦标赛冠军的关键性球杆:

2016年:简森·戴伊(泰勒梅蜘蛛巡回赛红推杆)

简森·戴伊那个时候肯定没有意识到,他在球员锦标赛中使用的那根制胜推杆最终让他成为了球具流行趋势的领导者。简森·戴伊希望使用泰勒梅幻影蜘蛛Itsy Bitsy推杆,但是又想从大众中脱颖而出,他在赛事开始之前几个月要求设计师为他想出一套新的杆头颜色方案。

结果是暗红色,而这种颜色恰巧是简森·戴伊祖国澳大利亚特有赤背蜘蛛肚皮上的条纹颜色。除了颜色上的改变,这根推杆与幻影蜘蛛Itsy Bitsy推杆别无二致,而凭借后者,他在15个月之中赢了7次,包括2015年在呼啸峡举办的美国PGA锦标赛。

在随后两站比赛(RBC传统高球赛和苏黎世新奥尔良精英赛)中习惯了这种颜色的转变,简森·戴伊在球员锦标赛第一轮找回了自己的推杆状态,相对于平均水平在果岭上得分3杆(+3.015杆)。这可是他全年最好的推杆表现。他结束整个星期的时候在推杆得分上排名第八位(+5.799杆),最终实现上个赛季第二场从第一轮领先到最后一轮的胜利。

“基本上是我一直使用的那根推杆,可是红色就让我花了一点时间适应,”简森·戴伊说,“那个星期,每样事情看上去都很顺。我从各个地方推入长推,感觉每一次我站过去推杆,我都有很好机会推入。”

除了颜色改变,这根推杆还包括两个一次性的特征,比如Pure Roll Surlyn嵌入物。简森·戴伊喜欢这种嵌入物,因为触球的时候它制造的声音和感觉更柔。

2015年:瑞奇·福勒(Scotty Cameron Newport 2 Prototype推杆)

瑞奇·福勒意识到自己必须打出完美无缺的收官才有机会赢得球员锦标赛。事实上,即便是那样也不足够。

当比赛还剩下6个洞的时候落后5杆,瑞奇·福勒做到了难以想象的事情,他在最后关头打出小鸟·老鹰·小鸟·小鸟,最终在三人延长赛中获得一席之地,而他在17号洞抓到小鸟之后,于延长赛中取得了胜利。

前三轮推杆都很挣扎——其推杆得分排名从未高过43位——瑞奇·福勒在最后一轮最终火爆起来,推入了相当于105英尺的推杆,当天的推杆得分排名第一位(+3.992)。

瑞奇·福勒使用Scotty Cameron Newport 2母版推杆在15号洞推入14英尺推杆,开始了那不可能的冲刺,而18号洞他则推入了必须推入的17英尺小鸟推。

自从2014年北美信托公开赛开始使用这款推杆,瑞奇·福勒已经用它推入无数关键性推杆。这根母版推杆曾经是为泰格·伍兹准备的,可是14个大满贯赛冠军后来转到了耐克高尔夫,因此放推杆的匣子仍旧保留在Cameron的推杆工坊之中,直到2014赛季之前,瑞奇·福勒拜访工坊的时候发现了那个匣子,它才见到天日。

这根推杆看上去与标准的Newport 2一模一样,可是杆颈位置等几个地方进行了细微调整。瑞奇·福勒将其名字冲压到了推杆上,并采取银雾杆面处理,以减少晃眼。杆身长35英寸,落地角(Lie Angle)70杆,打击角3度。

2014年:马丁·凯梅尔(PING Karsten Series 飞雁2推杆)

马丁·凯梅尔球包之中最老的一根球杆事实证明是2014年球员锦标赛最重要的一根球杆。在17号洞,三杆洞时拥有一杆领先,马丁·凯梅尔面对一个复杂的下坡推杆,他必须推入才能保持在吉姆·福瑞克之前。

让那一推更困难的是夕阳西下,已经让你很难看清楚正确线路,而且它还有从左到右很大一个拐弯。努力信任自己的本能,马丁·凯梅尔使用PING Karsten Series 飞雁2推入了那个必须推入的推杆。

“当时天色已经挺暗了,因此非常难、非常难看清楚整个线路,可是我已经做到过一次——十分明显,我在练习轮之中推入过那个推杆,我知道它的转折很大,”马丁·凯梅尔说,“那是下坡,顺草,可是到一天结束,你必须信任自己的本能。你必须挑选一条近似的路线。我想大约有三英尺、三英尺半,从左到右的线路,可是你需要正确的线路,正确的速度,因此这里总有点运气因素。”

一个洞之后,马丁·凯梅尔从果岭之后再次使用那根推杆,他将小球推入3英尺之内,获得了一杆胜利。

PING Karsten Series飞雁2推杆已经在德国人球包之中放了好几年时间,他曾经用它推入2012年莱德杯制胜推杆。

与经典的飞雁推杆相比,飞雁2推杆的杆颈更细,并且重新设计了法兰的形状。另外从跟部到趾部的距离更长。

2013年:泰格·伍兹(耐克VR_S Covert五号木,19度,Mitsubishi Diamana Blue Board 103x杆身)

在TPC锯齿草,精确是宝贵的工具。关于这个问题,你可以问一问泰格·伍兹,他整个星期都将一号木放在球包之中,依赖19度耐克VR_S Covert五号木开球。

伍兹整个一个星期上球道率为68%,在赢得第二个球员锦标赛的过程中很少陷入麻烦。由于炎热的气温和适宜的风速,伍兹在比赛期间提醒说五号木已经足够上球道,给他机会进攻旗杆了。

“在那里,我的五号木都接近300码,”伍兹在第一轮之后说,“今天的高尔夫球能飞很远。天气非常热、非常热,再借助风势,小球会飞很远。”

伍兹在2013年世锦赛·凯迪拉克锦标赛上将全新的Covert五号木放入球包之中。那之前,他一直使用耐克SasQuatch 2球杆,可以回溯到2007年。

“我使用的5号木为SQ,因此已经是三个版本之前的了,”伍兹说,“我最终将这根我感觉舒服的球杆放入比赛之中了。我用它击球,距离远了一些,因此3号铁与5号木之间的差距大了一些,可是这根5号木,我可以打得高一些,因此我将球击到空中之后,实际上,带走了一些距离。”

2012年:马特·库查尔(RIFE Island Series Barbados腹式推杆)

比赛还剩下3个洞的时候,马特·库查尔拥有3杆领先。在16号洞,五杆洞的球道上,马特·库查尔看到瑞奇·福勒在17号洞,三杆洞连续推入第二只小鸟,将差距缩小为2杆。

需要一只小鸟保持3杆差距,马特·库查尔将球进攻到15英尺处,并用本场比赛开始时才用的RIFE Island Series Barbados腹式推杆将球推入洞中。

“我们为马特制造了一根全新的Barbados推杆,曲度和角度都很特别,以适应他的推杆风格,” RIFE的巡回赛运作副总裁吉姆·巴菲尔德(Jim Barfield)说,“其杆面倾角为5度,落地角为70度。我星期一与马特的爸爸开玩笑。我笑说我们为他制造了一根具有魔法的推杆。”

那根推杆在马特·库查尔的手中的确有魔法的感觉。他完成那一周的时候,推杆得分排名第二位,平均每轮推杆数(平均27.5推)排名第五,而标准杆上果岭推杆排名也为第五位(平均1.642推),最终那帮助他赢得了职业生涯最大一场胜利。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