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恩斯邀请赛第二轮

捷恩斯邀请赛次轮|库查尔继续领先,伍兹T45

2020.2.15 11:36

马特-库查尔在里维埃拉最容易的球洞搞得一团糟。星期五下午出战捷恩斯邀请赛第二轮,他无法上球道,感觉自己只能采取守势。

可是他的短铁杆足够好,仍旧打出了69杆,低于标准杆2杆,进入里维埃拉周末的时候,领先麦克罗伊以及另外两位选手2杆。

“今天肯定不是我的最好水平,”马特-库查尔说,“从我开球的情况来看,低于标准杆2杆,肯定是一个很好的杆数。”

泰格-伍兹肯定很愿意接受那样一个杆数。与之相对,他却让争夺里维埃拉首胜,以及美巡赛创纪录83场胜利艰难了很多。伍兹两次拿着挖起杆进攻果岭,却因此损失了3杆,只打出73杆,落到了9杆之后。

“我在这里犯了一些很严重的错误,”伍兹说。

他再也不能犯这样的错误了,不止44名选手排在他的前方,而且还包括亚当-斯科特和达斯汀-约翰逊这样的前冠军,以及急于在这座历史性俱乐部将自己的名字加入冠军名单的人。

麦克罗伊刚刚重返世界第一,他在打出67杆的过程中,处理好了五杆洞,并将失误降到了最小。星期六,他将与马特-库查尔以及哈罗德-瓦尔纳三世(Harold Varner III)一起从最后一组出发。哈罗德-瓦尔纳三世上午打出68杆,同样并列位于第二位。

马特-库查尔两轮135杆,低于标准杆9杆。他在开局五杆洞吞下柏忌,是121名选手之中在该洞打出高于标准杆的两名选手之一。马特-库查尔打过了果岭,两次切杆才上果岭,随后错过15英尺保帕推杆。

“你感觉自己已经丢了2杆。这样开局一点乐趣也没有,”马特-库查尔说,“可是知道这里还有17个洞要打,我清楚我还有搞明白的空间。”

温德姆-克拉克(Wyndham Clark)打出68杆,与麦克罗伊、哈罗德-瓦尔纳三世一道并列位于第二位。

“我对球的管控很好,”麦克罗伊说,“各个地方,我都有球打松懈的时候,可是我认真思考好了如何打这座球场,而这正是这个地方需要的。你打出一些古怪的球,可是只要你偏到了正确的位置,你还是能躲开的,前两天我做到了这一点。我对自己的球真的感觉很好。”

亚当-斯科特已经在里维埃拉拿到过奖杯,只不过那不能算正式胜利。2005年,赛事因为遇到暴雨不得不削减为36洞,最终他在星期一的延长赛中取胜。

澳大利亚帅哥从两个月的休假中归来,星期五打出64杆,低于标准杆7杆,只落后3杆。亚当-斯科特自圣诞节前3天赢得澳大利亚PGA锦标赛以来一直没有参赛。

“休息了8个星期回来,你绝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可是我都能击中球杆的正中,”亚当-斯科特说,“那给了我一点自信心,要继续做我正在做的事情。它们都到位了,我不用到处搜索自己出了什么错误。”

伍兹不用寻觅很久,也知道自己的失误在哪里。

他开局不错,在10号洞,一杆可以打上果岭的四杆洞,聪明地选择铁杆开球,因为旗杆位置插在后边。他挖起杆送到12英尺,抓到小鸟。他的问题一直都不大。15号洞看上去问题也不会大,特别是伍兹开球开了335码,将小球送到了球道中央。

可是劈起杆“锄地”之后,他的头立即垂了下去,因为小球陷入了果岭前方的沙坑中,让他没有办法应对插在前方的旗杆位置。他打球出来之后,小球穿过了果岭,他切回来,切到7英尺,错过了那个双柏忌推杆。

“我打厚了,”他说,“实话实说,我希望挖起杆打一个小右曲球,将球送入空中。”

在转场的两个五杆洞抓到小鸟——17号洞和一号洞——伍兹在三号洞的长草中沙坑挖起杆击入前方沙坑之中,吞下柏忌。他在四号洞,三杆洞再次吞柏忌,然后六号洞,三杆洞,上坡50英尺的距离三推。

达斯汀-约翰逊三年前在里维埃拉取得大胜,从开局72杆反弹回来,打出66杆。他落后5杆,并列位于11位。布鲁克斯-科普卡打出73杆,同样落后9杆。

至少他们还可以继续打下去。

贾斯汀-托马斯开局打出74杆,今天早上却一直启动不起来。直到个人第16洞才抓到第一只小鸟,他打出71杆,三站比赛第二次淘汰。菲尔-米克尔森在沙特阿拉伯和圆石滩获得一双季军,今天打出74杆,今年第三次遭遇淘汰。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