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选手安秉勋、任成宰为《寄生虫》获得奥斯卡奖欢呼

2020.2.14 09:11


说实话,安秉勋认为星期天晚上,《小丑》(Joker)会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

毕竟,像《寄生虫》这样的非英语电影从来没有获得过学院奖的最高奖。可是这部韩国电影却不断在累积小金人。安秉勋和太太杰米(Jamie)在奥兰多家中看电视转播,越来越兴奋。

《最佳原创剧本》第一个出来。接着是《最佳国际影片》。

当奉俊昊(Boog Joon-ho)战胜传奇人物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古怪的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以及其他人,夺取最佳导演奖的时候,安秉勋掏出了手机,对着电视屏拍了照片,然后愉悦地放到了自己的Instagram账户中。

“寒栗,”来自首尔的28岁选手写道。

在华金-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赢得最佳男演员奖,蕾妮-齐薇格(Renee Zellweger)赢得最佳女演员奖之后,是时候最佳影片奖登场了。而当《寄生虫》创造历史的时候,安秉勋绝对不止是激动。

“我心想也许,可是……”美国业余锦标赛前冠军发了另外一张截屏照,这一次是该影片的整个节目组在杜比剧院的舞台上庆祝。而他在帖子的末尾加上了:“#doyouknowparasite”(你了解《寄生虫》吗)。

谈到这部影片成功的重要意义——韩国最大报纸使用了以下标题:《你相信<寄生虫>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吗?》——安秉勋肯定明白。

“我想那是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因为没有人在以前做到过,”安秉勋星期二通过电话接受采访时说,“这是为什么我们韩国如此激动,我们如此吃惊的原因。那好像赢得一场大满贯。第一个亚洲选手赢得大满贯。就是那种感觉。”

任成宰来自韩国的济州岛,这个星期在洛杉矶,准备参加里维埃拉乡村俱乐部举行的捷恩斯邀请赛。那个地方距离奥斯卡颁奖仪式举行的剧场大约20英里。与安秉勋一样,他已经看过电影了。他评论说“非常有创意”。

“剧情是一个家庭欺骗另外一个更富裕的家庭,试图活下去,创意很棒,”任成宰星期二通过翻译说,“它与我看到的别的电影非常不同。”

21岁的任成宰,与安秉勋一样,成为了埃尔斯的国际队外卡队员,参加了去年的总统杯。他表示这部影片在星期天晚上取得的成功是“巨大的”。

“作为一部韩语电影,它非常难赢得这些奖项,他们能赢得4个奖项绝对了不起,”他说,“那让我很骄傲自己是韩国人。”

虽然说《寄生虫》是他的新宠,安秉勋就表示他的口味更倾向于漫威电影宇宙。他从小便是《蝙蝠侠》的超级粉丝,最近则喜欢《钢铁侠》系列。

可是安秉勋深受《寄生虫》的吸引。他看过两次,第一次在电脑上,另外一次是前往澳大利亚的飞机上。当时他正要加入任成宰的行列,一道参加总统杯。电影讽刺的中心是阶级歧视,围绕两个非常不同的韩国家庭展开,同时讲述他们的生活怎么交织在一起。

“我想那给了你许多思考的东西,因为它非常强,”他说,“主要谈论的是贫富。它向你讲述他们是如何成这样的。非常难描述。这是一部制作精良的电影,因为每个场景都有一定的含义。

“我努力在网上看资料,因为当你第一次观看的时候,你并没有100%吸收到导演想要告诉你的东西。所以我努力在网上搜索,看一下所有场景代表什么。这部影片说的是什么……

“我在网上搜索所有一起加在一起代表什么意义,所花的时间也许与电影时间一样长。”

虽然安秉勋如此开心地追随《寄生虫》取得的成功——从它成为第一部赢得戛纳最高奖的韩国电影到星期天的奥斯卡奖——却别预期安秉勋会在近期成为“烂番茄”(Rotten Tomatoes)的影评人。

“我的工作是打高尔夫,不是当评论员,”他笑着说。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