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师赛

奥古斯塔满满的18洞回忆

2019.4.12 08:44

北京时间4月9日,第83届美国大师赛4月11日至14日即将在奥古斯塔开打。对于这座球场,大家即便没有去过现场,想必也很熟悉了。以下让我们逐洞向你介绍它留下的记忆,1934年以来的平均杆数,以及难度值:

 

一号洞,455码,四杆洞,木樨洞(Tea Olive):4.24杆(第六位)

这是一个略微向右转的狗腿洞,上坡,球道上有一个深沙坑,需要选手开球飞317码。沙坑的左侧有一条“舌头”,因此小球进入沙坑的前方,也许会被阻挡。果岭左侧也有一个沙坑,后方与右方有陡坡。

 

肖尔-舒瓦泽尔在右边的山包用6号铁打了一个低飞的球,小球横穿果岭,直接进洞。他因此抓到小鸟,开启2011胜利之年的最后一轮。

 

二号洞,575码,五杆洞,石枣洞(Pink Dogwood):4.79杆(第16位)

这是一个左狗腿洞,大力球员两杆可以打上果岭。右边的球道沙坑会发挥作用。大力开球顺着左边行走会缩短球洞,可是会为进攻果岭的一杆留下一个下坡球位。果岭的前方有两个深沙坑保卫着。

 

2012年最后一轮,路易-乌修仁253码之外4号铁击出的球,落到了果岭前端,小球滚动了大约90英尺,钻入洞杯之中。南非选手因此打出了该洞大师赛历史上第一头信天翁,而他也从落后一杆变为领先两杆,最终在延长赛中落败。

 

三号洞,350码,四杆洞,碧桃洞(Flowering Peach):4.08杆(第14位)

这是高尔夫之中最好的短四杆洞之一。这个球洞自从1982年以来一直没有改动过。大力球员可以一杆开到果岭附近,但并不是那么多人尝试那样做,因为L型的果岭周围全是麻烦。而果岭本身从右向左倾斜。绝大多数球员选择铁杆开球,这样可以保持在左边的四个沙坑前边。

 

杰夫-马格特(Jeff Maggert)在2003年最后一轮处于领先位置,这个时候他的球落入了左边的球道沙坑。他的击球从沙坑壁上反弹回来,打中了他的胸部,因此被罚2杆。他在该洞吞下三柏忌,再也没有恢复转来。

 

四号洞,240码,三杆洞,海棠洞(Flowering Crab Apple):3.29杆(第三位)

这个球洞对大力球员而言要用长铁杆,对别的选手而言要用球道木。深沙坑保卫着果岭右侧,而另外一个沙坑在左侧。球杆的选择仍旧至关重要,因为风具有欺骗性。果岭向前倾斜。这个洞拥有全场唯一一棵棕榈树。

 

菲尔-米克尔森2012年最后一轮打四号洞的时候落后一杆。这个时候,他的开球打中大看台,进入树林之中。左撇子选手打了两次右手球将小球打出来,第四杆打入沙坑之中,而后一切一推打出三柏忌。那一年,他最终输2杆。

 

五号洞,495码,四杆洞,木兰洞(Magnolia):4.26杆(第五位)

15年来,五号洞第一次做重大改变,大师赛的发球台向后移动了40码。现在这个上坡,向左转的狗腿洞要求选手开球飞313码,过左侧的沙坑。果岭从后向前急剧倾斜,而小沙坑会捕捉到所有打过头的球。如果进攻果岭太大力,没有进入沙坑之中,小球有可能顺着斜坡,滚入木兰树林中。果岭左后方已经软化,允许放置旗杆。

 

1955年美国大师赛,尼克劳斯两次在这里射下老鹰,第一轮,他180码之外五号铁打入球洞,第三轮163码之外七号铁打入。

 

六号洞,180码,三杆洞,红松洞(Juniper):3.14杆(第13位)

站在高台发球台上,球员向一个巨大,但是分三层的果岭开球。果岭之所以会分层是因为上边的斜坡很大。在这里,要靠近球洞充满挑战。最容易的旗杆位置也许是左前。自从1975年,球洞始终没有改变过。

 

比利-乔-帕顿(Billy Joe Patton)努力成为第一个赢得美国大师赛的业余选手。1954年最后一轮,他从190码之外5号铁打出一杆进洞。他最终以一杆之差,未能进入本-侯根与桑姆-史立德(Sam Snead)之间的延长赛。

 

七号洞,450码,四杆洞,蒲苇洞(Pampas):4.15杆(第10位)

这个球洞肯定变化很大,从320码增加到了450码。2003年,发球台增加了40码,两年前,发球台增长到如果有必要可以缩短球洞距离的程度。发球需要穿过一路的佐治亚松树,达到球道的左边中央,略微的斜坡处。果岭由5个沙坑环绕,是全场沙坑环绕最多的果岭。

 

1937年美国大师赛,该洞的长度为320码,拜伦-尼尔森开球上了果岭,然后两推抓到小鸟。这导致奥古斯塔改变了这个球洞,将果岭向后移动了20码,而且向右移动到坡上。现在的果岭,沙坑环绕。

 

八号洞,570码,五杆洞,素馨洞(Yellow Jasmine):4.83杆(第15位)

精确的开球对于避开右边的球道沙坑十分重要。这个球洞为上坡,果岭左边有麻烦。果岭周围没有沙坑,只是陡峭的山包。

 

汤姆-凯特(Tom Kite)和塞维-巴耶斯德罗斯(Seve Ballesteros)1986年最后一轮同组出发,两人都在争冠行列。汤姆-凯特80码之外击沙坑杆,小球弹跳了两次,最后落入洞中,他因此射下老鹰,杀到2杆之内。塞维-巴耶斯德罗斯一点不感到困扰,在果岭前方40码打了一个切滚球,追平了汤姆-凯特的老鹰,取得了领先。

 

九号洞,460码,四杆洞,樱桃洞(Carolina Cherry):4.14杆(第12位)

开球应该瞄准右侧,这样才有好角度上果岭。果岭的左侧有两个巨大沙坑。进攻果岭的一杆如果短了,会回旋大约25码,返回到球道上。

 

尼克劳斯1986年9号铁打到12英尺处,当他准备推杆的时候,听到八号洞果岭接连传出欢呼声。“为什么我们不能制造一些响动呢?”他对观众说。他推入了那个小鸟推,开始了第六件绿茄克的征程。

 

十号洞,495码,四杆洞,山茶洞(Camellia):4.31杆(第一位)

这个长的四杆洞如果开球撞到了球道上的斜坡可以缩短距离。在果岭右边的沙坑中很难救帕。果岭从右向左倾斜。该洞在美国大师赛历史上难度最高。

 

巴巴-沃森在球道右边的树林里,陷得很深,还有155码。他使用挖起杆打了一个40码的大转弯,小球在洞口下方10英尺停住。他两推保帕赢得2012年美国大师赛。

 

11号洞,505码,四杆洞,梾木洞(White Dogwood):4.30杆(第二位)

阿门角从这里开始。2006年,发球台增加了15码。虽然一些松树已经移动到了右侧,落球区域仍旧很窄。大力发球,并且很直的球,需要打到坡顶上。一个池塘护卫着果岭左方,而沙坑处于右后方。安全的打法是打短,偏右。

 

拉里-麦斯(Larry Mize)1987年与格雷格-诺曼进入骤死赛。当时他的球偏到了果岭右边。可是拉里-麦斯的140英尺切杆有如神助,落进洞中,帮助他抓到小鸟。他获得绿茄克,同时给予格雷格-诺曼又一次沉重打击。

 

12号洞,155码,三杆洞,连翘洞(Golden Bell):3.28杆(第四位)

这是高尔夫之中最著名的三杆洞之一,也是奥古斯塔最短的球洞。球杆的选择在6号铁到9号铁之间,可是很难估计风的大小。雷氏溪处于浅果岭的前方,后方有两个沙坑,前方还有一个。

 

乔丹-斯皮思两次将球击入雷氏溪中,打出了四柏忌7杆。2016年他开始星期天后九洞的时候拥有5杆优势。可是来到13号洞发球台,他已经落到3杆之后。

 

13号洞,510码,五杆洞,杜鹃洞(Azalea):4.79杆(第17位)

精确的开球落到球道中央,让球员可以直接进攻果岭。雷氏溪的支流蜿蜒穿过果岭前方。果岭后方有4个沙坑。从发球台到果岭,总共有1600丛杜鹃花。

 

2010年最后一轮,米克尔森拥有2杆优势,他的球落入了一对树木后边的松针之中。他6号铁击球,穿过了松树之间的狭窄间歇,越过小溪,停在了大约4英尺的地方。他错过了老鹰推,可是保持了领先,最终取得胜利。

 

14号洞,440码,四杆洞,杉木洞(Chinese Fir):4.17杆(第八位)

这是球场上唯一没有沙坑的球洞。甚至开球避开了球道两侧的树木,果岭的起伏也是巨大的,会将球引向右方。

 

2010年那个星期六,菲尔-米克尔森直接击球进洞,打出老鹰-老鹰-小鸟,因此跻身最后一组。他次日赢得第三件绿茄克。

 

15号洞,530码,五杆洞,火棘洞(Firethorn):4.78杆(第18位)

球道右侧的一丛松树开始成熟,逼迫你开球更需要打直。果岭在开球好的情况下可以两杆打上去,可是池塘护卫着果岭前方,而沙坑在右边。甚至对于那些过渡一杆的选手,第三杆仍旧要求精确的挖起杆。

 

吉恩-萨拉岑(Gene Sarazen)1935年落后3杆,这个时候他打出了举世震惊的一杆。235码之外,他4号木直接将球击入洞中,射下信天翁。他因此追平克雷格-伍德(Craig Wood),并于次日的延长赛击败了他。

 

16号洞,170码,三杆洞,紫荆洞(Redbud):3.15杆(第11位)

这个球洞整个要过水,最终弯向左边。两个沙坑护卫着右边,而果岭从右到左剧烈倾斜。星期天的旗杆位置通常在后方,处于下边一层。那一天,从上边推球下去保帕是很少的。

 

2005年,泰格-伍兹领先克里斯-迪马科(Chris DiMarco)一杆,这个时候,他打大了,没有上果岭。他绕着球洞切球,结果小球拐了一个U形弯,滚向球洞。小球在洞杯边缘暂停了2秒,随后落入洞中,伍兹因此抓到小鸟。

 

17号洞,440码,四杆洞,天竹洞(Nandina):4.16杆(第九位)

球道左方,大约距离发球台210码的艾森豪威尔树因为2014年2月的冰灾无法救活。在遭受了巨大破坏之后它被砍倒。这令开球容易了很多,特别是对于那些低弹道,从左到右线路的开球。果岭前方有两个沙坑保护。

 

尼克劳斯1986年在这个洞抓到最后一只小鸟。他推入12英尺推杆,后九洞交出30杆,全天打出65杆,最终取得1杆胜利。那也是他第六次在美国大师赛上取胜。尼克劳斯在推杆进洞那一刻的姿势被相机捕捉下来,而后做成了铜像,放在慕菲尔德山村会馆之外。

 

18号洞,465码,四杆洞,冬青洞(Holly):4.23杆(第七位)

18号洞现在已经成为高尔夫之中最苛刻的收官球洞之一。右转的上坡狗腿洞拥有后九洞唯一影响开球的沙坑(三杆洞除外)。可以肯定因为左边的两个深沙坑,开球难度增加。树木将影响偏到右边的开球。上果岭的一杆通常需要中铁杆,而果岭前方和右方都有沙坑。

 

桑迪-莱尔(Sandy Lyle)1988年与马克-卡卡维查(Mark Calcavecchia)并列领先。他一号铁开球落入了球道左边的两个沙坑中的第一个。他没有想到自己能上果岭,桑迪-莱尔七号铁击出的球越过了高高的沙坑壁,落到了旗杆后方,滚回到了10英尺。他推入那个推杆抓到小鸟,取得胜利。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