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诺德-帕尔默邀请赛

麦克道尔勇于面对内心,可沉沦何时结束?

2019.3.10 08:34

麦克道尔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问题,39岁麦克道尔做了很大努力回答,而现在答案仍旧是实时更新状态。2010年,他拥有一切,赢得美国公开赛,在莱德杯中为欧洲队取得决定性一分,另外还在欧巡赛上赢了两场,可是过去47站美巡赛,他只累积到一个前十名。2017年圣地兄弟会儿童医院公开赛并列第十名,看上去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也充分显示出当前的状态与他的天资不对等。

“我想人们看着过去4、5年的我会说:我陷入了别的什么事情,并没有专心于我正在从事的工作,”麦克道尔最近对美巡赛说,“真的,还是假的?我已经结婚,有小孩了?是的。那是否让我不再专心于正在从事的工作?也许吧。”

可是麦克道尔现在又回来了,努力将自己挖出来。阿诺-帕尔默邀请赛第一轮,他打出68杆,低于标准杆4杆。星期四的比赛结束后,他并列位于第三位,这是2015年世锦赛-普利司通邀请赛以来的最好开局。当时他打出66杆,并列位于第17位。星期五,麦克道尔的出发时间为美东时间1点19分(十分可惜,他最后打出75杆,不过顺利晋级)。

迄今为止,这是忙碌的一周。D.A.波茨(D.A. Points)和弗兰西斯科-莫里纳利(Francesco Molinari)在七号洞,三杆洞打出一杆进洞。可是第一轮也有94颗球下水,这是2003年以来湾丘最多的一次。米克尔森努力右手击球,让小球从拦网下穿过,可是没有成功。

然而阿诺-帕尔默邀请赛最长的采访笔录属于麦克道尔,第一轮之后有两页多。2014年吉姆-默里奖(Jim Murray Award)获得者对记者总是很随和,同时也是高尔夫球坛最善于表达的选手。

“看到这么多欧洲球员在这里打得好非常有趣,”他有预见性地说。他当时谈论的是西班牙选手拉斐尔-卡布雷拉-贝略(Rafael Cabrera Bello),后者开局打出65杆,取得领先。可是他也预测到英格兰选手汤米-弗利特伍德(Tommy Fleetwood)的崛起。后者交出66杆之后,以低于标准杆9杆,取得第二轮并列领先。

“这里真的是球道+果岭的球场,”麦克道尔补充说,“这个星期,长草惩罚性很大,果岭也非常硬。”

最近一段时间,每座球场对于麦克道尔而言,惩罚性都很大。他坦白说主要是自己的状态造成的。他是啰嗦的,但他也是坦诚的。(有一天,他或许可以做电视球评。)不过星期四给大麦带来的更多是光鲜。2005年在阿诺-帕尔默邀请赛获得亚军之后不久,他定居在了附近的诺娜湖(Lake Nona)。他打趣说赛事期间睡在自己的枕头上也有综合症,因为他要先诓小孩先入睡。

“这就是生活,”他谈到过去五年的缓慢下坡,“生活,生活便是那样的。绝大多数家庭琐事,我想我并不是坐下来,躺在荣耀上想:我的练习轮改变了。当我承认球变了的时候,我在所从事的工作上没有那么有效率了。这一切是偷偷接近的我。

“这是那种我意识到之前已经发生了的事情,”他补充说。

有多少高尔夫球手这样反省过?多少体育运动员?多少人?

麦克道尔从上个赛季积分125位到150位类别比赛,可是这里仍旧有许多东西值得激动。他在湾丘两次获得亚军,包括2012年。当时他第二轮打出63杆,低于标准杆9杆,最后一轮与泰格-伍兹一道出发(麦克道尔当时负于伍兹,落后5杆)。他现在的表现好过结果显示出来的:联邦快递杯117位,世界排名259位。

另外,美国公开赛即将回到圆石滩,2010年他取胜的地点(因为10年参赛资格豁免,他已经进入了阵容)。与此同时,英国公开赛将北爱尔兰皇家波特拉什举行,那里距离他童年时的家不远。可是他还没有进入,不过他可以在阿诺-帕尔默邀请赛上争到一个席位,因为今年这场赛事也成为了英国公开赛资格系列的一部分。排名进入10位,还没有获得参赛资格的选手,前三位将入选。不过麦克道尔直到星期二才发现这一点。

然而他并不想沉迷其中,他努力不去惦记它。

“很难做到,因为我真的很想要,”他说,“我希望回到那里,与那些人竞争。我感觉我身体之中有好的东西。可是过去几年,我不得不扪心自问一些艰难的问题。感谢,我已经得出结论,如果一切消失后,我会怀念这段时光。因此你知道吗,当它还在的时候,我要努力享受其中。

“这是一个机遇。这不是头撞墙,无比郁闷的机遇,而是努力将自己从洞中挖出来的机遇。我应该将其看作一种挑战,当我走出来的时候那会给我很大回报。”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