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诺德-帕尔默邀请赛

帕尔默邀请赛|贝略首秀65杆领先2杆

2019.3.8 10:19
拉斐尔-卡布雷拉-贝略(Rafael Cabrera Bello)创造了令人难忘的湾丘首秀

拉斐尔-卡布雷拉-贝略(Rafael Cabrera Bello)创造了令人难忘的湾丘首秀。他与阿诺德-帕尔默的外孙同组比赛,打出65杆,低于标准杆7杆,取得2杆领先。

可是娱乐,与往常一样,来自菲尔-米克尔森。

六年以来第一次重返阿诺-帕尔默邀请赛,米克尔森结束狂野一轮的时候,差一点在18号洞球道直接击球进洞,他因此轻松抓到当天第七只小鸟。可这一轮球之所以难忘很大程度是因为左撇子选手努力用右手击出好球。

“没有呈现最好结果,”米克尔森在交出68杆之后说。

如果不是高尔夫新规则,结果可能更坏。

米克尔森1997年曾在湾丘取得胜利,一开始打得很顺,直到10号洞他的开球偏左很多,小球落到了拦网下边,那里被定义为界外。可是小球在桩内足够多,他可以击球。

当然,他击打了。

站在拦网的另外一侧,他的最好方法是9号铁颠倒过来,用右手打击,让小球穿过拦网。

“从右手击球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我能够干净触球,”他说,“我觉得我打得挺好。”

击打完毕后,他朝着果岭瞧去,结果惊讶地发现小球只在他前边几英尺。因为打到拦网,拦网卷了起来,绊住了小球,不过小球还是穿过了拦网,落到了界外区。

根据老的规则,他必须在拦网之下同一地点打下一杆。而新的规则是击球加距离的处罚,那让他可以将球挪到一根球杆距离外。米克尔森在那个位置将球打到了果岭前方,然后从30英尺之外两推,救到一个双柏忌。

“新规则肯定很有帮助,”米克尔森说,“我可不想再打那一杆。”

他肯定不觉得第一杆有那么难。

至少他抓到3只小鸟发起了反攻,那让他只落后领先者3杆。

“我一生打了许多双柏忌,”米克尔森说,“多一个,没什么伤害。”

基根-布拉德利早上开球,没有打出柏忌,交出67杆,与拉斐尔-卡布雷拉-贝略的情况一样。米克尔森与麦克道尔、巴巴-沃森、帕特里克-罗杰斯(Patrick Rodgers)、比利-霍雪尔(Billy Horschel)并列位于第三位。

今天出现两个一杆进洞。英国公开赛冠军弗兰西斯科-莫里纳利(Francesco Molinari)打出其中一个——另外一个属于D.A.波茨(D.A. Points)——交出69杆,处于并列第八位的那一组。

卫冕冠军麦克罗伊打出72杆,并列位于第49位。

贝略在早上清冷的天气中,开局6个洞抓到4只小鸟,然后在前九洞又接连抓鸟,其中包括连续推入30英尺左右的推杆。西班牙人余下来的推杆都在6英尺之内。

“我真的不知道该期待什么,”贝略说,“我知道球场有多么好,也有多么难。这座球场有许多令人恐怖的击球。因此我想你打的次数越多,你越能打好。我真的没有太高的期待,相反我只是下场去,打自己的球。”

山姆-桑德斯(Sam Saunders)一路跟随贝略,打出73杆,结束一天时推入10英尺保帕推杆。

“与山姆打球总是悦人的,并非因为他是阿尼的外孙,而是因为他这个人很好,”贝略说,“十分明显,在湾丘与他打球很不一样。我知道这场赛事对于我们所有人而言都很特别,我可以想象这对他而言有多么特别。”

贝略世界排名第34位,自从2017年苏格兰公开赛以来再没有赢过。

阿诺-帕尔默去世之后,麦克道尔是第一批赛事大使,因为长期以来他都支持赛事。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这场比赛对他而言可能同样重要。英国公开赛今年夏天将重返北爱尔兰,这是1951年以来的第一次。湾丘第一次成为英国公开赛资格系列赛。湾丘排名前十,还没有获得参赛资格的前三位选手将得到皇家波特拉什的入场券。

“实话对你说,我星期二才了解到这条消息,”麦克道尔说,“听着,我当前只看重大的方面。我的想法是好的高尔夫将解决我想解决的问题。在这样一座相当棒的球场上,你要打好18个洞,保持在当下,已经足够难了。”

贾斯汀-罗斯,这个星期有机会重返世界第一,开局打出71杆。

简森-戴伊是阿诺-帕尔默去世之前最后一个在湾丘取胜的选手(2016年)。他在完成6个洞之后因为腰伤退赛。本周之前,简森-戴伊已经休息了3个星期。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