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德杯

莱德杯:冠军队伍战胜了一队伍的冠军

2018.10.1 18:08
本届莱德杯欧洲队取得7分大胜。

菲尔·米克尔森看到自己的小球落入到16号洞果岭前方的池塘之中,他知道自己完了。没有必要再打歪一杆,因为这一天已经太多了这样的击球了。左撇子摘下帽子,向弗兰西斯科·莫里纳利(Francesco Molinari)伸出右手,那等于举起了高尔夫版本的白旗。

几分钟之前,泰格·伍兹在17号洞经历了同样的,承认失败的仪式。他庄严、遗憾地向琼·拉姆伸出手。那之前,这个年龄不到伍兹一半的西班牙年轻人推入了一个短的小鸟推,随即启动了火热的,挥拳的庆祝。

对于伍兹和菲尔·米克尔森而言,在法国是失落的一个星期。

就像他们生涯之中其它的莱德杯星期一样。

也许现在已经到了两人退出的阶段了——为了他们的祖国,为了那些盼望着扮演领导角色的美国年轻人,同时也是为了他们自己的遗产。

在巡回锦标赛取得搅动天地的胜利之后几天——那是伍兹五年多以来第一场胜利——42岁的他在巴黎国家高尔夫俱乐部的4场对决之中全都遭遇失败。他与帕特里克-瑞德搭档输掉了两场四人四球赛,与布赖森·德尚博搭档输掉了四人二球赛。最终,他星期天一个人上场的时候败给了琼·拉姆。

老虎昔日火焰仅仅闪现在了14号洞那一会儿。当时他错过了一个很短的推杆,导致他无法拉近与琼·拉姆之间的差距。他爆了一句粗口,果岭周边以及观看电视的人全都听见了。

“我没有像我们计划的,我希望的那样执行好,”伍兹说。伍兹说话的音量只比窃窃私语高一点。在阴郁的美国队新闻发布会上,他的眼睛大部分盯着位于他前方的麦克风。“从我个人而言,我的战绩为0胜4负。十分明显,这是非常令人失望的。”

菲尔·米克尔森来到巴黎国家高尔夫俱乐部的时候充分意识到自己的球一团糟,特别是开球。有鉴于这里狭窄的球道,具有惩罚性的长草,十分明显,48岁选手对美国队没有帮助。

左撇子在星期五打了一场四人二球赛,与布赖森·德尚博一起遭遇了灭顶式的输5洞剩4洞失败。结果他一直等到星期天才打另外一场,而吉姆-福瑞克不得不将他放到中后位置,迎战弗兰西斯科-莫里纳利。结果是什么没有多少疑问。

“我没有打出自己的最好水平,”菲尔·米克尔森说,“整个星期,我在击球上的时间多过我全年,我努力找到一些东西启动起来,可是一直很挣扎。”

虽然巅峰时期已经过了,伍兹和菲尔·米克尔森在高尔夫之中仍旧可以做出许多贡献,比如对美巡赛,对大满贯赛。

当然,伍兹是一个跨领域式的人物,这一点在东湖不能更明显了。上个周末,成千上万的人冲上了18号洞球道,见证他实现复出之后第一场胜利。与严重的伤势以及个人的问题搏斗,再加上他以前所取得的成就,这场胜利就更为了不起。从现在来看,设想他14个大满贯头衔再增加1、2个,也不是完全不合理的。

菲尔·米克尔森同样是一个很有人气的选手,仍旧在展现他昔日的辉煌,比如三月份他在墨西哥就赢得了一场世界高尔夫锦标赛。他也许比伍兹更接近生涯的末端,然而肯定不是油尽灯枯。

接着说到莱德杯,无论是什么原因,他们经常面对的是失落,而不是成就。

“他们理应在莱德杯中处于统治地位的,”NBC球评约翰尼·米勒(Johnny Miller)说。

当欧洲取得7分大胜的时候,伍兹的生涯战绩就滑落到13胜21负3平。他8次参加莱德杯,只有一次所代表的美国队赢得莱德杯。那还是近20年前在布鲁克林。即便那个时候,他正在接近生涯的巅峰,也只是获得2胜3负的战绩,在最后一天美国实现历史性逆转时遭到遗忘。

如果没有菲尔·米克尔森,伍兹将是美国队历史上失败场次最多的选手。后者因为这个星期输掉2场,战绩下滑到18胜22负7平。美国队3次在左撇子当队员的时候赢得莱德杯,可是他们同时输掉了9次。

至少今年感恩节的时候,他们之中有一个会成为赢家。届时,他们将面对面单挑,争夺巨额奖金。

回到2014年,米克尔森在鹰谷的星期六坐了全天的冷板凳之后,猛烈抨击了美国队队长汤姆·沃森。

当福瑞克给米克尔森同等待遇的时候,他没有抱怨。

“你们之中的一些人也许会质疑一些决定,”米克尔森朝着讲台另外一端的福瑞克看过去,“可是所有事情背后都是有原因的,都有付出,都经过了深思熟虑,然后轮到我们去执行。我们只是没有执行好。”

菲尔·米克尔森不准备就此离开莱德杯。

“现实来说,这非常有可能是我最后一届,”他承认说,“可是有这些人在,我现在充满动力要好好努力,不要出局。我充满动力要在未来两年打好,重返呼啸峡。”

伍兹来到莱德杯的时候肯定晕乎乎的,甚至福瑞克都说他看上去了无生气,可是他就没有说自己的生涯在走下坡路。

他肯定将目光锁定2020年。

“这里有两个人我一直很敬仰,”29岁瑞奇-福勒同样也经历了凄惨的一周,“我们要等等看,可是我不会说其中之一,两年之后,甚至四年之后不会回来。”

然而伍兹和菲尔·米克尔森应该做的是,就像那些上了年龄的足球运动员。一方面,他们也许继续在为自己的俱乐部而战,甚至取得巨大成功,而轮到负担国际义务的时候,则经常站到一边,将火炬传递给下一代人,承认自己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

当欧洲球员星期天晚上在俱乐部外庆祝的时候,一架私人飞机已经盘旋在头顶。

“老虎已经回家了吗?”罗里·麦克罗伊打趣说。

如果没有别的,现在是老虎离开莱德杯舞台的时候了。

并且带上那位左撇子。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