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公开赛

冰鞋换钉鞋!冰球裁判上演美国公开赛首秀

2018.6.12 22:19
加勒特·兰克就是加拿大中年业余锦标赛的三届冠军。

加勒特·兰克(Garrett Rank)换下冰鞋,换上钉鞋,来到一个他从未经历过的大舞台。

从没有人在冰上打过辛尼科克山(Shinnecock Hills)。

这个星期与蓝线、举杆过肩无关,与绿色球道、过渡长推有关。

加勒特·兰克的日常工作两个月之前结束,当时他在史丹利杯(Stanley Cup)第一轮季后赛工作。这让过去三年一直从事NHL裁判工作的加勒特·兰克有充裕时间第一次争取到美国公开赛资格。

“冰球领域的反应是轰动的,”加勒特·兰克星期一说,“我想我们那里的所有裁判都给我发来了短消息,祝贺我,说他们将一路跟着我,真的为我感到骄傲。我甚至接到几个电话,问真的是不是我,问是不是同一个加勒特·兰克。我不知道有多少同名的人。不过是的,就是我。我要去打美国公开赛。”

球道并不是加拿大30岁选手遁世之所。的确,这里要安静很多。周边没有那么喧嚣。这里也没有口哨——通常情况下,处罚都是球员自己报告。

加勒特·兰克来这里单纯只为打高尔夫。至于说到紧张,那就没有区别。

“你必须处理执法的压力,又或者说你必须处理错误执法的压力,而在高尔夫之中,你必须处理打坏球的压力,”他说,“你也必须十分果断。你必须在决定该打什么球上必须果断,十分明显,你在冰球之中也必须瞬间做出决定,要不要给予处罚。”

加勒特·兰克在佐治亚州安斯利高尔夫俱乐部(Ansley Golf Club)打出一双71杆,成功打入辛尼科克山。球童是NHL的另外一名裁判丹-欧洛克(Dan O'Rourke),他获得了三个名额之中的一个。

“真是梦想成真,”加勒特·兰克说。

加勒特·兰克的哥哥凯尔·兰克(Kyle Rank)将在美国公开赛期间为他背包。两年前,凯尔·兰克在加拿大公开赛上为加勒特·兰克背过球包,本身也以高尔夫为消遣。

他们的父亲瑞奇-兰克(Rich Rank)同样也是一名冰球裁判。

自小,加勒特-兰克就混合着冰球和高尔夫两项运动。他甚至在安大略省念滑铁卢大学的时候还两者一并玩。

可是2011年,加勒特·兰克诊断出了睾丸癌,22岁就不得不中断运动员生涯。不过他发现得早,同年便宣布没有癌细胞了。最终,他被培训为一名裁判,仍旧在冰球行当之中,那最终成为他的职业。而高尔夫则是业余时间他的一种享受。

“癌症对我而言是因祸得福,”加勒特·兰克说,“它让我能更好地应对冰球和高尔夫,也改变了我的态度。怎么说?坏球也许不是那么坏,也许错过了处罚到最后并不是那么糟糕。”

这是对压力新的认识。

又或者是对整个人生新的认识。

高尔夫肯定没有冰球移动得那么快,但是加勒特·兰克有他的认识。

“如果你看过裁判在那里滑冰,我不知道我们的速度到底有多快,”加勒特·兰克说,“球员肯定移动得很快,可是我们就相对静止,只在一个小的区域移动。”

高尔夫球场肯定不是一个小的区域。辛尼科克山最短的球洞是17号洞,三杆洞,那也有180码,也就是540英尺。

一个冰球场也就200英尺长。

可是放大球员与尺寸之间的关系是不相关的。击球在任何打球的区域都通用。

“击射是非常相似的动作,” 加勒特·兰克说,“如果你看我的举动,我有点横向滑过去一点。我认为打冰球的手眼协调,对于高尔夫运动而言是很好的。”

在冰上,加勒特·兰克执法了187场NHL比赛。他的首秀是2015年,2016年升任全职。

在绳圈之内,加勒特·兰克参加了15场美国高尔夫协会主办的赛事。他的最好战果出现在2012年,当时他在美国中年业余锦标赛的决赛中落败,与美国大师赛仅仅相差一步。不过,加勒特·兰克就是加拿大中年业余锦标赛的三届冠军。

“我有一天被问到一个问题,我更想在美国公开赛打入前十,还是在史丹利杯总决赛第七场工作,”加勒特·兰克说,“我回答说是美国公开赛前十。

“我说我可以将史丹利杯总决赛保留到未来15年,我高尔夫球技不是那么强的时候。”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