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师赛

钢铁意志瑞德,只关注能不能赢

2018.4.12 10:02
瑞德夺取个人第一个大满贯头衔。

北京时间4月11日,帕特里克·瑞德捍卫美国大师赛冠军头衔不必等到明年四月。

甚至他穿上绿茄克,他也更多被视为大反派,而非优胜者。

奥古斯塔第一洞最大的欢呼声属于罗里·麦克罗伊。最后一轮,他与帕特里克·瑞德从最后一组出发。而18号洞的最大欢呼声属于里奇·福勒,他在帕特里克·瑞德之前一组完成比赛。

整个下午涌动的情绪是:“除了帕特里克,谁赢都行。”

帕特里克·瑞德拥有最后一击。他推入3英尺保帕推杆,取得一杆胜利,夺取个人第一个大满贯头衔。

他所做的只是打出任何时代冠军球员都会支持的高尔夫。

星期六,他在后九洞射下两头老鹰取得控制权,其中15号洞第二杆,他从近270码的距离上击出一球,小球穿过潮湿、厚重的空气,惊险越过果岭前方的水障碍。在那里,他从80英尺之外切球进洞。星期天,他听到前方为乔丹·斯皮思的叫好声,还以颜色,在12号洞推入25英尺小鸟推,接着在14号洞推入8英尺小鸟推。

这是你赢得大满贯以及他人尊敬的表现。

可是响起的掌声,听上去更像是接受现实,而非欢庆。人们没有远眺这个美国大师赛冠军未来还能取得多少成就,他们更倾向于回顾这个穿着绿茄克的人,过去的斑斑劣迹。

除了最亲密的家人,帕特里克·瑞德几乎不是任何人的心头好。这里也包括他的双亲。帕特里克·瑞德已经有五年时间不接触他们了,尽管他们就居住在奥古斯塔附近几英里。

可这样的情况在美国大师赛上并不罕见。

丹尼·威利特(Danny Willett)2016年把握住乔丹·斯皮思在12号洞遇到的灾难时,并不是观众们的选择。查尔斯·库蒂(Charles Coody)1971年打出了最好的高尔夫,不过那个时候美国大师赛有可能获得尼克劳斯又或23岁约翰尼·米勒这样的人气冠军。

甚至没有美国两所大学色彩斑驳的历史——佐治亚大学和奥古斯塔州立大学——帕特里克·瑞德在取得生涯第三场美巡赛之后说的那些话——他将自己视为世界排名前五位的球员——他也被定性为一个与绿茄克格格不入的大反派。

这里有罗里·麦克罗伊,坦诚、清新、才华横溢;而且2011年他已经在奥古斯塔付出了代价,在最后一轮打出80杆;更何况他只差这一场大满贯就能实现全满贯了。不过罗里·麦克罗伊一推也推不进,并不是帕特里克·瑞德的错误。

接着是乔丹·斯皮思。他在球场之外说的事情,做的事情都正确,而星期天他在奥古斯塔发起的进攻即便是尼克劳斯也欣赏。他只差一挥就追平了最后一轮最低杆,或许还有美国大师赛最伟大的逆转。他18号洞的开球偏到了左边太多,击中了一棵树的树干。

最终轮到了里奇·福勒。如果他还不是最佳的无冕之王,他肯定是没有大满贯头衔选手之中人气最高的一个。里奇·福勒打对了所有球,特别是18号洞,他抓到了一只小鸟,给了观众希望,也让帕特里克-瑞德没有犯错的余地。

帕特里克·瑞德喜欢这样一个时刻。

“基本上,这是上帝在说:‘让我们看一看你是否有实力,’”帕特里克·瑞德说。

他肯定拥有实力,只不过他却很难找到人们的爱,那种难度超过了上奥古斯塔宽阔的球道。

当星期六晚上,帕特里克·瑞德被问到为什么球迷不喜欢他的时候,他一点不介意。“为什么你不问问他们呢?”他说,“我来这里是做自己工作的,也就是打高尔夫的。我感觉如果我做对了,那才是真正有关系的事情。”

帕特里克·瑞德是“青年运动”之中的一员,主要是因为他的年龄(27岁)。可是这个完善的团队球员却有可能是一个独行侠。他在练习场安静地做自己的工作,除了太太之外,很少人在旁边观看。练习轮之中,他也很少有固定的伙伴。

在巴哈马度春假的时候,你很少在任何社交媒体上见到他。他穿着靴子,而不是人字拖。

是的,他有缺点。

他不可避免地让人失望,即便他从来不是大批球迷心目之中的英雄。

2016年在黑泽汀,有许多美国人为他欢呼,因为他与罗里·麦克罗伊一杆对一杆,而且有一刻向他晃动手指。那根手指他曾压在唇上,在鹰谷莱德杯上演首秀的时候,胆肥地要求苏格兰观众闭嘴。

世界前五的球员?也许这犯了众怒。

“他现在是大师赛俱乐部的成员了。他永远都会有一件绿茄克,”乔丹·斯皮思说,“他的名字镌刻在了历史中。我确信他会带着今天经历的一切,去到巴黎,努力在欧洲土地上赢得莱德杯。”

可以肯定,人们喜欢他穿着红白蓝的时候。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