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师赛

没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加西亚漫长的大满贯求胜之路

2017.4.12 13:09
只不过这一次,眼泪伴随着笑容。

18年,71场大满贯之后,加西亚留下了更多眼泪。

只不过这一次,眼泪伴随着笑容。

美国大师赛的星期天是最愉快的时刻,与加西亚1999年在卡诺斯蒂英国公开赛上演职业大满贯首秀有着迥然之别。

那一年,他19岁,已经被视为明星,以及泰格·伍兹潜在的对手。

那一年的美国大师赛,加西亚拿到最佳业余球员奖。他在拜伦-尼尔森精英赛上打出62杆,在美巡赛职业首秀上获得并列第三名。他赢得了爱尔兰公开赛,而随后一个星期的苏格兰公开赛,他在蒙哥马利之后获得亚军。

可是卡诺斯蒂,他却打出79-83,离开赛场的时候,枕着妈妈的肩头哭泣。

加西亚绝没有想到他会花那么长的时间才赢得第一场大满贯赛,他有理由相信也许自己永远也赢不了。

“等了实在太长时间,”加西亚在延长赛中击败贾斯汀·罗斯之后说。

之前从来没有人像加西亚这样,打了那么多场大满贯赛,才赢第一场的,因此那些眼泪同时也是喜悦与解脱。而这显示了出来。

当菲尔·米克尔森2004年最终在奥古斯塔赢得大满贯首胜的时候,他一跃而起——虽然跳的高度不是那么高。加西亚在对抗贾斯汀·罗斯的延长赛中,第一个加洞12英尺距离,两推就能夺冠。当他的小鸟推最终拐入洞杯的时候,他蹲了下去。他双拳紧握,不断晃动。他大叫了许多次。面对那些不停叫他名字的观众,他献出飞吻。接着他再次蹲下去,这一次他将手放在果岭上,然后拳头砸向草坪。

“我的脑子里想起了许多事情,”他说。

在身边的人都洋溢着幸福的时候——其中包括七月份他准备迎娶的美国高尔夫频道前记者安琪拉·埃金斯(Angela Akins)——加西亚最后的情绪波动就是“那些不如愿的时刻。”

加西亚不是第一个在大满贯赛中坏运连连,心碎多多,最终取胜的选手。

汤姆·凯特两次赢得美巡赛奖金王,1992年于圆石滩赢得美国公开赛时,已经42岁,以职业身份参加了62场大满贯赛。科里·帕维(Corey Pavin)36岁那一年,四号木将球敲上辛纳科克山(Shinnecock Hills)18号洞果岭,最终赢得1995年美国公开赛。马克·欧米拉1998年以41岁高龄赢得美国大师赛的时候,在美巡赛上赢了14场。

加西亚最困难的部分在于他让人很容易站到他的对立面,因为他常常将失败的理由推到糟糕击球和推球失误之外。

2002年,美国公开赛在贝斯佩奇黑色球场(Bethpage Black)举行的时候,他抱怨必须要在雨中打球,暗示如果伍兹在球场上的话,美国高尔夫协会将暂停比赛。2007年卡诺斯蒂英国公开赛,加西亚在最后一轮丢掉3杆领先。在延长赛中败给哈灵顿之后,他当时说他对抗的选手“不止场上的人”,暗示高尔夫之神丝毫不眷顾他。

一年之后,哈灵顿在后九洞从落后3杆追赶上来,于奥克兰山击败他,赢得美国PGA锦标赛。当被问到是否觉得自己能实现大满贯首胜到时候,加西亚打断问题:“请问下一个。请让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尽可能保持乐观的心态。”

失败是刺痛的,而它的程度是如此之深,感觉加西亚已经不再介意了。

这是为什么他在美国大师赛上一直说他已经改变了心态,他已经学会了接受坏的弹跳,遭遇质疑的原因。

他星期天发现的是,从在高尔夫球场上开球开始,他所感受到的镇定是他前三次从最后一组出发时所不具备的。而从那种镇定中,加西亚衍生出了曾经缺乏的坚毅。

13号洞,加西亚从一个有可能将他打出局外的柏忌,救到了一个帕。他在15号洞,五杆洞射下老鹰,取得并列领先。他在18号洞直接上了果岭,只剩下一个5英尺制胜推杆。上一次,他在大满贯赛之中拥有制胜一推是在2007年卡诺斯蒂。结果他错过了那个推杆,不得不打延长赛。

这一次,加西亚也错过了,他也要进入延长赛对抗贾斯汀·罗斯,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丧失希望。

“我知道我能够做到,我相信我能够做到,”他说,“因为这个原因,我能够做到。”

加西亚已经不是19岁那个带着卷曲头发,长着雀斑的男孩了。那个时候,他在梅黛娜美国PGA锦标赛上追逐伍兹,冲上球道,充满了活力。现在,他的山羊胡上已经有灰色,而大满贯给他留下了好几道伤疤。

可是他的肩头已经披上绿茄克。

看上去好像那一直都属于他似的。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