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师赛

斯皮思回来了!带着绿茄克以及惨痛的记忆

2017.4.5 07:49
乔丹·斯皮思不是唯一在大满贯中遭遇难以解释崩溃的选手。

从奥古斯塔返回家的道路是少有的宁静。

乔丹·斯皮思坐在车中,他穿着蓝色的球衫,而不是绿茄克。

本不该如此的。仅仅三个小时之前在美国大师赛上,他才连续抓到4只小鸟,站在10号洞发球台上,手握5杆领先。那个时候,赢过大满贯的选手没有一个特别靠近他。

三个洞后,他摇着头。一杆下沙坑(10号洞),一杆进树林(11号洞),两杆下水(12号洞)。就像这样,乔丹·斯皮思变成了落后3杆,并且再也没有追赶上去。他进入了巴特勒精舍(Butler Cabin),就像所有人期待的那样,只不过他去那里,只是为丹尼·威利特披绿茄克。

别人还能说什么?

“每个人都在等待,”乔丹·斯皮思说,“当我们驱车回家的时候,真的很安静。一开始我做得太不好了,因为一切太接近了,就好像:‘为什么我不能做到这样,做到那样?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我努力搞明白是为什么。这就是那一夜我的全部。当我与一年前处于相同的位置时,为什么做不到呢?”

一年之后,他仍旧没有答案,而这件事仍然重重压在他的心头。

在他准备前往奥古斯塔之前两个星期,乔丹·斯皮思表示他已经迫不及待这一届美国大师赛结束了。因为去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的问题避无可避。在驱车回家的道路上,他没有答案。而现在,他仍没有答案。

“无论是我夺回绿茄克也好,遭遇淘汰也罢,又或者是获得30名,能让这一届美国大师赛过去一定很好,”他说,“美国大师赛的寿命为一年。它会将非高尔夫的观众引入高尔夫。坦白对你说吧,一旦今年结束了,按照我的观点,就会好起来的。”
乔丹·斯皮思已经回到了高尔夫最坏时刻发生的地点。

去年12月份,他与两个会员来到了奥古斯塔。那是美国大师赛最后一轮以来,他首次踏上12号洞发球台。他8号铁打过沙坑,击到15英尺处。他推入了那个推杆。“我举起手周围走,嘴里叨念:‘心魔走了,’”他说。

如果是那么简单就好了。

星期二,他仍旧要面对媒体。星期二晚,他将出席美国大师赛冠军晚宴,在那里,主持晚宴的是丹尼·威利特,而非乔丹·斯皮思。
“希望星期四他来到12号洞的时候,这一切将告一段落,”三个美国大师赛冠军得主尼克-佛度说,“他会去到那里,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他知道如何应对。希望他站起来说:‘对,挥杆很好,将球放在了正确地点。’我觉得那非常重要。”

乔丹·斯皮思不是唯一在大满贯中遭遇难以解释崩溃的选手。

亚当·斯科特在比赛还剩下4个洞的时候领先4杆,他吞下4个柏忌,在皇家利瑟姆及圣安妮(Royal Lytham & St. Annes)输掉了2012年英国公开赛。不过九个月之后,他就在奥古斯塔赢得了第一个大满贯赛冠军。达森·杰夫纳(Jason Dufner)在2011年美国PGA锦标赛15号洞发球台上拥有5杆领先,可是最终就在延长赛中输给基根·布拉德利。

“赛场之上,局面瞬息万变,” 达森·杰夫纳说,“一个坏的运气,一个坏的情势,你的头就开始打转。可是他(斯皮思)的情况与我完全不一样。他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选手之一。他来到美国大师赛的时候会好起来的。”

美国大师赛本身也造就了一批一只手臂穿过绿茄克的选手。格雷格·诺曼1996年丢掉6杆领先,仍旧是美巡赛历史上丢掉领先最多的选手。伊德·斯尼德(Ed Sneed)1979年在最后三个洞吞下一个柏忌,最终在延长赛中落败。不要忽略罗里·麦克罗伊。2011年,他丢掉4杆领先,在后九洞打出43杆。而这一切开始于10号洞,他开球开到精舍后边,导致他吞下三柏忌。
区别?

乔丹·斯皮思仍旧拥有绿茄克,会馆楼上冠军更衣室的一个位置,以及星期二晚冠军晚宴的一把座椅。即便如此,坏的记忆仍旧不会那么快褪色,特别是在美国大师赛上。

“无论今年发生什么事情,这些问题都会在这里,会持续一段时间,”罗里·麦克罗伊说,“我仍旧被问到2011年奥古斯塔后九洞发生了什么。这是你必须要应对的事情。这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它不会离去。它就摆在那里,总是在那里。当然,我是同情他的。那个人有机会赢得绿茄克。可是他可以打开衣柜,看到悬挂在那里的绿茄克,聊以自慰。”

在美国大师赛之后的数日,乔丹·斯皮思无论什么时候看到他在12号洞的挥杆画面,他都会关掉电视。他带着高中时期的一帮好友前往拉斯维加斯解闷。那非常好。

当他一个月之后重返球员锦标赛,他知道他面对什么问题。

如果他进入争冠行列,他会想到那一届美国大师赛的星期天吗?如果他打得不好,他会有多难克服那一届美国大师赛呢?
它永远不会离去。

他最大的考验是今年二月份。当时乔丹·斯皮思带着6杆领先进入圆石滩最后一轮。这是美国大师赛以来第一场,只有他失手才会输的赛事。可是他绝没有让任何人靠近3杆之内。而他没有一个洞差过帕。

今年的美国大师赛是最终的考验吗?

看上去不是那样的。忘记乔丹·斯皮思三次参赛从来没有坏过亚军,又或者他与泰格·伍兹保持着美国大师赛72洞杆数纪录。可是就现在看来,最鲜活的记忆是一年前星期天的后九洞。

“我想人们关注负面多过正面是人之常情,因为我想正面是理应发生的事情,”乔丹·斯皮思说,“而负面却是疯狂的。”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