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夫韦公开赛

康斯塔诺重返美巡漫漫长路,实现与美巡最顶尖选手对抗目标

2016.10.20 06:09
康斯塔诺的梦想总是打美巡赛,所以他没有放弃梦想。

对于康斯塔诺(Gonzalo Fernandez-Castano)而言,最容易的重归之路,是回到西班牙的温柔乡。

可是他选择了印第安纳州纽堡……还有堪萨斯州威奇托,另外,他还第一次去了俄亥俄州比奇伍德。

这是威巡赛的旅程表,是年轻球员们通过美巡赛的主要路径。平均奖金62.5万美元,甚至没有美巡赛第二名的奖金高。

这不是康斯塔诺,七个欧巡赛冠军得主,曾经世界排名第27位的选手,预计的地方。他之所以将太太和三个孩子从西班牙带到迈阿密来定居,是为了实现与美巡赛最顶尖选手对抗目标的。

可是两年之后,他失去了参赛卡,而他只考虑了一个选择。

他收拾行囊,不顾自尊心,生涯第一次去打小巡回赛。

“发生这样的事情很艰难,可是我必须坚持计划,”他说,“最容易的决定是收拾好行囊,去欧洲。我的梦想总是打美巡赛,我不能放弃梦想。我知道我必须努力。我知道不会容易。威巡赛很艰难,那里有许多优秀的选手。事情并没有顺着我的意思来。可是丢掉美巡赛参赛卡之后,我坚持打了威巡赛一年,然后回到这里,那种感觉相当美妙。

“这是我高尔夫生涯最骄傲的时刻。”

他可不止几个美好的时刻。

小时候是加西亚的朋友,西班牙36岁选手第一次尝试就通过了欧巡赛资格学校考试,并且在新人年赢得了KLM荷兰公开赛。他继续取胜,随后三年都有冠军进帐,包括赢得BMW亚洲公开赛、意大利公开赛以及英国大师赛。他的世界排名持续上升,这让他获得了大满贯赛和世界高尔夫锦标赛的资格。

2013年他去多拉比赛的时候,康斯塔诺和太太艾丽西娅(Alicia)受邀去基比斯坎(Key Biscayne)吃晚饭。

“一旦我开车到了岛上,我说:‘如果我要搬到美国来,我会住在这里,’”他说。

两个星期之后,泰格·伍兹在湾丘取得了胜利,重新回到世界第一位。康斯塔诺在那场比赛中获得并列第三名,之后的那个夏天,他在美浓举行的美国公开赛上拿到并列第十名。他因此赚到了足够多奖金保证了美巡赛参赛卡。他的太太因此开始在基比斯坎寻找房子。

接着他的美国梦转了弯。

西班牙人脾气很好,而且善于思考,曾经被称之为欧巡赛的史蒂夫·史翠克。第一个赛季,他只是勉强保住了参赛卡,而第二个赛季他没有那么幸运。

那甚至不是他人生的最低点。今年早些时候在威巡赛上,他两个月没有打比赛,因为他没有比赛的参赛资格。他曾努力通过星期一资格赛进入美巡赛,可是那也不成功。

转机出现在最坏的时刻。他在资格赛的延长赛中遭遇失败,未能跻身进入波多黎各公开赛阵容,之后他开始寻求体育心理教练的帮助。

“我在球场上对待自己的方式,我在球场上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我真是受够了,”康斯塔诺说,“我记得在前往迈阿密的飞机上,我思考过:我必须要改变了。我相当失落。这是一场艰难的比赛。击球之间有许多时间,击球之间你会想很多。当情况不顺的时候,真的很难。”

这渐渐变成了一种常态。进入最后一个月的时候,他一开始甚至没有威巡总决赛的资格,直到他获得两个好名次。总决赛中,他一开始获得一个并列16名,接着拿到一个并列第九名,随之走上了重返美巡赛之路。

康斯塔诺在西夫韦公开赛上重返美巡赛的时候,因为两杆之差遭遇淘汰。他没有时间惊慌。这只是第二次机会的开始。他希望糟糕的区间已经抛到了身后。他的三个孩子——贡萨洛(Gonzalo,7岁)、罗拉(Lola,6岁)以及艾丽西娅(Alicia,4岁)——喜欢他们新的学校,新的家。一方面去年十分挣扎,另外一方面,他就得到了太太的支持。

“我确信她也度过了艰难的时刻,”他说,“当你做出这样的改变时十分艰难。你搬到国外居住,将你的家人和朋友抛下。这对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而言都不轻松。当事情好的时候,那肯定很有帮助。当你处于另外一面的时候,那非常艰难。如果她曾经低落过,她从来没有展示给我看。”

康斯塔诺计划打完秋季全部的赛事,可是他不想陷入打太多比赛的陷阱,从而让自己的脑子僵化。他意识到每个人都需要休息。他今年夏天短暂地休息了一段,当时孩子呆在西班牙,他在两站威巡赛之间将太太带去了圆石滩。

“你能想象吗?我以前从来没有去过圆石滩,”他说,“我们只是周围走走。我没有打高尔夫。可是让我告诉你,这是一场我绝不会错过的比赛。那是这个世界最奇妙的一部分。”

可以肯定当他来到美国之后,他见到了出乎意料大的世界,而这一切皆因为他不想离开这个国家。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