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A锦标赛

吉米·沃克尔与球童的漫漫成功路

2016.8.3 09:16
沃克尔和球童桑德斯友谊深厚。

安迪·桑德斯曾经梦想有一天能赢大满贯赛。只不过他期待自己是击球那个人,并不是像上个星期的美国PGA锦标赛,他为吉米·沃克尔背包那样。

高尔夫并不总是像我们计划那样。有时候,我们要接受生活的现实。

当吉米·沃克尔在贝勒大学校队打球的时候,安迪·桑德斯在休斯敦大学两度进入全美明星队。2000年在巴特斯罗举行的美国业余锦标赛上,两人第一次见面,打了一轮练习。或许是上天的安排,上个星期天在巴特斯罗马拉松式的高尔夫中,两人搭档最终助吉米·沃克尔获得了大满贯首胜。

“我心想,哇,这个人就是安迪·桑德斯,”吉米·沃克尔回忆上球场10号洞发球台两人意外的邂逅时说,“而他对我说:哇,这就是吉米·沃克尔,这个人击球很远的。”

那一天,两人的友谊开始,因为他们都很热爱高尔夫,与此同时,他们都深深植根于德克萨斯。他们俩都在2001年转为职业球员。随后三年,两人在美巡二级巡回赛上一道比赛。

吉米·沃克尔和他的太太甚至为安迪·桑德斯介绍了未来的新娘。他们安排艾润最好的朋友飞到圣安东尼奥来,与他相亲。

可是2004年,安迪·桑德斯诊断出了多发性硬化症。

在阿肯色州史密斯堡的比赛之前,他一天早上醒来,右眼失明了。安迪·桑德斯戴隐形眼睛,他觉得也许是对清洁溶液的反应。

安迪·桑德斯后来去看的验光师也没有举起红旗,因此他按计划比赛,以2杆之差遭遇淘汰。可是他知道出了问题,非常严重的问题,因此安迪·桑德斯又去了当地的一个验光师那里。

15分钟之后,医生给他传来了坏消息。“你需要核磁共振成像,”他说,“我觉得你是多发性硬化症。”

安迪·桑德斯当时手足无措。

“我心想,哦,好吧,我可没有想到今天会听到这样的消息,”他苦笑着回忆道。

达拉斯的医生证实了这一诊断。类固醇快速矫正了视力的问题,而安迪·桑德斯,基本上是拒绝接受现实,继续比赛。

可是他服用的克服多发性硬化症的药物,让他眩晕,这对于一个在最高级别上打高尔夫的选手而言是很大的问题。那同时让他有感冒症状,基本上“那控制了我所拥有的一切,” 安迪·桑德斯说。

更别提,这种药物要进行肌肉注射,而使用的针头有几英寸长。安迪·桑德斯自己注射过一次,结果晕了过去。

安迪·桑德斯在2004年和2005年只获得了7张支票,总共还不到1.5万美元,他最终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放弃打球。可是他决定留在高尔夫圈子之中,因此他当上了球童。

“我努力扛了两年……可是真的没有意义,”安迪·桑德斯说,“我很早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如果安迪·桑德斯今天吃的那些药当时有的话,他也许仍旧可以参赛。可是一个月,他有一次要去诊所。他要坐在椅子上一个小时,等待吊针,把药输送到身体之中。

“我不是一个化疗病人,可是好像一个化疗病人,” 安迪·桑德斯说,“……我必须待在那里观察一个小时,接着当我离开的时候,没有副作用……

“我的日常生活照样过,不必想一天背36个洞的球包(就像星期天在巴特斯罗那样)。我可以背36洞的球包。当我好的时候,与普通人一样健康。”

没有人确切知道安迪·桑德斯为什么会患多发性硬化症。可是他的医生认为或许与之前一年,发生在他身上的正面撞车有关。具体说来,车祸发生在2003年1月10日,地点是德克萨斯州的希尔斯伯勒。

安迪·桑德斯当时的时速为65英里/小时,他记得看到另外一辆车冲着他而来。可是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了,直到他在送他入医院的直升飞机中苏醒过来。

“另外一个司机疾病发作,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安迪·桑德斯说,“他穿过了中线,撞上了我。”

非常神奇,安迪·桑德斯没有骨折什么的。他离开医院的时候,头上缝了8、9针。可是他的医生后来认为这起车祸与多发性硬化症有关。

“他说他没有什么医疗上的解释,因为在车祸之前,我没有什么病,要去看脑子中有没有什么,” 安迪·桑德斯解释说,“可是后来,他说他见过许多多发性硬化症的病人都与严重的头部外伤有关。”

几年之后,安迪·桑德斯在西弗吉尼亚的皮特戴精英赛中为简森·舒尔茨当球童。吉米·沃克尔当时从发球台到果岭都打得很好,可是一旦上了果岭之后,他却有问题。他清楚吉米·沃克尔是一个推杆好手,因此请求朋友帮忙。

安迪·桑德斯不愿意接受表扬,可是吉米·沃克尔最终赢得了那场比赛。在那年稍晚时候举行的韦伯网巡回锦标赛上,吉米·沃克尔已经重新获得了美巡赛参赛卡,他请安迪·桑德斯过来为他工作。

美国PGA锦标赛是吉米·沃克尔在安迪·桑德斯背包情况下赢得的第六场比赛。两人在巴特斯罗首次见面的事情,显然两个人上个星期都没有忘记。

“我知道这对我们两人而言都很特别,”吉米·沃克尔说,“真的很激动。

“他做得很好。观众控制也干得很到位。他判读推杆判读得很好。直到我准备好了才让我去击球。他会确保所有事情都没有问题。我想这个星期我们在交流,以及谈球上做得很好。我们完全同步。”

当两个人走上18号洞,五杆洞,只需要一个帕就能打败世界第一杰森·戴伊的时候,安迪·桑德斯感受到了寒意——“百分之一百的寒意”。他意识到了观众的能量,他知道这个时刻的重要性。

诚然,如果安迪·桑德斯是那个从果岭旁边一切一推保帕,赢得沃纳梅克杯的人,那种喜悦是另外一种喜悦。

“根本不可能一样,”安迪·桑德斯完全坦诚地说,“可是这样也相当棒。这是毫无疑问的。当我在这里,而他有一个30英尺,两推赢大满贯赛的机会时,我也相当兴奋。

“这就是你打这项运动想要的药,想要的东西。这就是你追求的东西,无论你是球员还是球童。无论是哪个球童告诉你在那样一个环境下,他心情不激荡,我想他都是一个疯子。

“他肯定是一个死人,因为如果你在那种情况下心脏不砰砰跳动,我想你应该找点别的事情来做。”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