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公开赛

2007美国公开赛冠军卡布雷拉,他是怎样一个神奇的人?

2016.6.13 14:14
2007年卡布雷拉击败吉姆·福瑞克和泰格·伍兹获得美国公开赛冠军。

穿着安赫尔·卡布雷拉的鞋子走一英里,好吧,那只是开了一个头。

查理·埃普斯,自从卡布雷拉18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过去十年一直是他的教练。他曾经计算过阿根廷46岁老将的行程,后者在高尔夫的“穷途”上走了5万多英里。那等于绕着全世界转两圈,并且还要多。

从5岁开始,安赫尔·卡布雷拉就走路上学,接着他走路去科尔多瓦的一家高尔夫球场,一个星期干七天球童。而当他以选手身份参赛的时候,他的里程数继续增长,因为他在全球打了500多场比赛。

那么一双鞋能穿多长时间呢?

“它们必须要穿很长时间,”安赫尔·卡布雷拉说,“因为我没有钱买另外一双。”

安赫尔·卡布雷拉是一个顽强的人,不过拥有一颗温柔的心。现在他即将回到奥克芒参加美国公开赛。2007年,正是在奥克芒,他凭借流畅而有力的挥杆,绝不拖泥带水的生活与打球方式,赢得了两个大满贯锦标的第一个。

当被告知他打败了世界排名第一位的球手泰格·伍兹的时候,安赫尔·卡布雷拉回答道:“不,不,不,我打败了所有人,不仅仅是他一个。”那个时候,安赫尔·卡布雷拉吸烟。而当他取胜之后,有人问他吸烟是不是让他放松时,他回答道:“有些球员有心理教练,而我靠吸烟。”

在拉美选手之中,他是大家的榜样,不仅仅因为他在奥克芒取胜,并且两年后赢了奥古斯塔,还因为他透过一个基金会将大笔钱回馈给阿根廷,帮助人们改善医疗和教育,同时资助那些没有钱追逐梦想的年轻高尔夫球手。

“他在美国公开赛上打败泰格·伍兹,这不能更好了,”目前阿根廷排名最高的球手埃米利亚诺·格里略说,“他是两个大满贯冠军得主。你能看到许多人,许多大人物,停下来,向他致敬。当他回到阿根廷,他是那里的高尔夫之神。”

可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他仍旧在许多人心目中是一个谜。

对于一个这么有实力,一点也不畏惧的球手而言,他在全球却仅仅拥有9场正式的胜利。而其中两场是在美国最传奇的两座球场上举办的两场大满贯赛。

查理·埃普斯回忆起2009年有那么一段时间,安赫尔·卡布雷拉在阿根廷之外近两年,34场比赛,没有一场打入前10名。当他在休斯敦公开赛上连续遭遇第二场淘汰之后,他在前往停车场的道路上对查理·埃普斯说:“让我们去赢大满贯吧!”

结果九天之后,他穿上了绿茄克。

“当你最没有期待的时候,它却会出现,”安赫尔·卡布雷拉笑着说。

格雷姆·麦克道尔可以证明。他2007年美国公开赛前夕来到奥克芒练习。安赫尔·卡布雷拉加入了他的行列。麦克道尔绝没有想到自己会同最终的冠军打球。

“我在那里做自己的事情,看线路,切杆,苦战,签名,”格雷姆·麦克道尔说,“安格走上每个发球台都将球开到中央,然后击球上果岭,他在洞口附近试一试推杆,然后将球勾起来。每次他来到发球台上,他都会等我15分钟。我觉得那个场地真的非常残酷。可他却没有练切杆或者推杆。他所做的只是在发球台后面一边等我,一边不停地抽烟。

“他的天赋真的很高。有时候他瞧上去好像不想在那里似的。”

当杰夫·奥格尔维被问到提起卡布雷拉,他的第一想法是什么时,给出了简略的描述。

实力,优秀,一流的球手。

他停下来笑了笑,然后补充道:“性情暴躁。”

“他可以在任何地方取胜,”杰夫·奥格尔维说,“当情况不是很好,比赛非常恼人的时候,他却很好。他曾经是总统杯12人队伍之中最有趣的一个。他是第一个从冷藏箱中拿啤酒的人。”

实力这一点很少有人质疑。

《Golf Digest》杂志曾经询问过一些伟大球员,他们最喜欢哪五个选手的挥杆。受访的对象包括米奇·莱特。她的挥杆如此纯粹,以至于本·侯根曾经说那是他见过的最棒的挥杆。而在她的名单中列着以下五个人:本·侯根、桑姆·史立德、路易丝萨格斯、吉恩利特尔和安赫尔·卡布雷拉。

杰夫·奥格尔维曾经说当代只有两个挥杆完全自由,一个属于罗里·麦克罗伊,一个属于安赫尔·卡布雷拉。

“完全没有干扰,”杰夫·奥格尔维说,“在挥杆的某一点上,我们的大脑会说:‘不要这样!’安赫尔·卡布雷拉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他的挥杆是自由的。他的身体没有那个部分会拖住挥杆。高尔夫球不会让球杆慢下来。”

安赫尔·卡布雷拉并不困扰他不再取胜。有一次他被问到宁愿在美巡赛上赢15次,还是赢2场大满贯赛,他快速地回答道:“问一问蒙哥马利他宁愿什么吧。我宁愿要两个大满贯赛冠军。”

安赫尔·卡布雷拉很满足无论是好日子还是坏日子都辛勤地耕耘。他知道当他不那么想要的时候好事情会出现。

作为科尔多瓦的一个前球童,他一直到20岁才拥有一台电视,直到24岁才开上汽车。安赫尔·卡布雷拉在奥古斯塔有一个冠军更衣柜,他是奥克芒的荣誉会员。这是一段很棒的旅程,所有5万英里路都是双脚走出来的。

“当我是一个球童的时候,时光很美好。当我在高尔夫球场上的时候,我感觉十分快乐,”他说,“然后当我开始打球的时候,我也很快乐。我现在非常开心。我在球场上有点郁闷,可是我不会将它带回家。”

几年前,他坐在华盛顿郊外的一个酒吧里。当他看着电话的时候笑了起来。他滑动着屏幕,里边有几十张孙女的照片。他现在有两个孙辈。他们都叫他“Abu”,那是abuelo(爷爷)的简称。

有一年在佛罗里达州坦帕,他谈到了自己的孙辈。查理·埃普斯这个时候说:“我要把他们带到迪士尼乐园玩。小时候,卡布雷拉可从来没有玩过迪士尼。”

安赫尔·卡布雷拉主要说西班牙语,但是很多英语他都听得懂。他抬起头看着查理·埃普斯,然后冲着他摆起手指来。他不想听到假期的事情。现在是时候回去工作了,而工作是他知道的全部。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