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师赛

关于这次崩盘,斯皮思回答了我们七个虐心提问

2016.4.11 16:39
斯皮思在阿门角遭毁灭性打击。

Q:告诉我们,在第10、11、12洞,发生了什么?

A:我打了柏忌、柏忌、四柏忌。分别是5杆、5杆、7杆。

前九洞像梦想成真一般,我知道后面只要保帕就足够好了,也许是这种想法伤害了我。

第10洞的3号木、6号铁打得不够积极,第11洞出问题的则是开球。第12洞,完全丢掉了注意力。

Q:有多失望?

A:很艰难的事实。我知道,还剩9洞的时候,我领先5杆。我也知道,两个柏忌并不能真正伤害我。但我应该多深呼吸两下,然后把专注力放在第12洞的线路上。

而实际上,我很快地走上了第12洞发球台,很快地挥了杆。

Q:你今天学到了什么?

A:就和我在2014年学到的一样:坚定信念。12洞,150码,我觉得自己是可以轻松解决,然后走向下一洞的。不就是一个九号铁吗。

第10、11洞的柏忌,是可以接受的,我当时的单轮成绩还是-2,后面还有几个五杆洞。我给自己定下的单轮目标是-4,所以还算在正确的轨道上。

站在球前面的时候,我想打一个小右曲。2004年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一年也是这样的击球让我丢掉了冠军。

选杆是没问题的,出问题的是击球。我的铁杆更习惯打左曲球,这一周,每次我想要打右曲,都会出点状况。但那一刻,你需要忘掉所有糟糕的挥杆,把所有的注意力和自信放在目前的这一杆上面,我也是这么做的。不过,挥杆的状态的确不好。

所以,其实我该打一个小左曲。不过,那一刻的肾上腺素飙升,如果顺风的话,小左曲甚至可能飞过(果岭后方)的沙坑。

那个数字(7杆)对我来说很难,但我的选杆没有错。

Q:第12洞的抛球又是怎么回事?

A:我当时不知该怎么做。我不想在65码处抛球,那个距离,你没办法打出全倒旋来。所以我选择了80码外抛球。我不知道那一杆是怎么打的,就是打厚了。

Q:本周四次打出双柏忌或者更差,却仍然可以在美国大师赛上排名第二,从中你学到了什么?

A:我不是来这里找自信的。我很确信,只要我们的状态好,我们这个组合会是世界上最棒的。本周的绝大部分时间,我们也是世界最佳,只不过我的铁杆感觉一直不舒服。我打出了好些不错的球,但大部分都要归功于我对球场做的功课、我的推杆和我的短杆。

我第一轮打出66杆之后,连续三轮打出了高于标准杆的成绩。我知道球场状况很难,但在我的期望中,是不能连续打出两轮高于标准杆的成绩的,不管在怎样的球场上,即使是美国公开赛的场地。

所以,前九还是低于标准杆,最后却打出+3,这是很难接受的。

Q:你能说说自己有多么不愿意将绿夹克拱手送人吗?你原本希望将绿夹克装回行李箱。你觉得颁奖典礼怎样?把绿夹克脱下,装回去,感觉怎样?

A:你也可以想象,在颁奖典礼上,大概没有人会比我更难熬了。我当然为丹尼感到高兴,就像他说的,命运这一次站在了他的一边。我当然希望自己能掌握命运。

颁奖典礼在比赛结束后很快就举行了,这对我来说是很艰难的。丹尼处理得很好,很有格调。我也站在那里,脸上挂着应该的微笑,感谢每一位让这场伟大比赛变为现实的人。

Q:从外表看起来,你很礼貌。内心呢?

A:是的,外表看起来是这样。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是有趣的一次经历,可能除了丹尼的团队,以及他的球迷之外。

我一度对迈克(球僮)说,老兄,我们好像正在垮掉。这话虽然残忍,但我想对他直说,这样他可以说一些让我们重振起来的话。我们的确重振了,我接下来的开球、7号铁都不错。我抓了两只鸟,差一点还可以抓更多。

但这一路想的,不仅仅是第12洞的开球,还有为什么没能控制好第二杆,把那一洞控制在五杆。那样,你还可以并列领先。

这一次真的受伤了。会持续一阵子的。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