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师赛

奥古斯塔最后一日:风停狼烟起,群雄力图斩杀领头羊斯皮思

2016.4.10 16:29
杰森·戴伊与达斯汀·约翰逊一起以平标准杆位于并列第五位。

连续第二天,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很难打出好杆数,星期六第三轮仅仅只有两位选手的杆数小于等于70杆。这已经好过星期五第二轮了。那一天,没有选手杆数低于71杆。

星期天的情况应有好转。

周六阵风风速高达30到35英里/小时,而周日不会强过12英里/小时。当然球员希望球场设置也能仁慈一些,这样多一些抓鸟机会,杆数上会有更多可能性。卫冕冠军乔丹·斯皮思进入最后一轮的时候领先一杆,如果球场抓分容易的话,乔丹·斯皮思也更容易追上。

“很明显,风会减小,”落后3杆的世界第一杰森·戴伊说,“希望明天足够。”

松山英树与伯恩哈德·兰格并列位于第三位,他认为星期天自己需要打出66杆,低于标准杆6杆。如果他做到,他将追平乔丹·斯皮思星期四打出的赛事最低杆:66杆。

“可是如果我想太多,想自己必须打出66杆什么的,那么我就打不出66杆来,”松山英树说,“因此每次我只用集中打好一杆就可以了。”

贾斯汀·罗斯星期六交出73杆,高于标准杆1杆之后,落后6杆,可是他觉得自己仍有机会,前提是球场允许球员打出低杆数。

“我想明天是你能打出好杆数的一天,你会觉得自己可以打出一个特别的杆数来。”贾斯汀·罗斯说。

很显然,因为乔丹·斯皮思在最后两个洞丢了3杆,他们的任务减轻了不少。一开始看上去是不可能的任务,而现在变得现实多了。

“如果我打出低于标准杆5、6杆……甚至我现在这么说,届时我也不能这么想,”乔丹·斯皮思说,“那肯定会让那些现在处于高标准杆的选手出局。”

“现在,有鉴于明天风比较小,某个人发起进攻,打出低于标准杆6、7杆,我知道要取胜的话,我必须打出一个很大的红字。”


考夫曼的抗压能力

星期天最后一轮肯定是压力重重的。可是对于斯迈利·考夫曼而言,那肯定跟不上他看路易斯州立大学打橄榄球的压力大。

“路易斯州立大学的橄榄球是最惨不忍睹的,”斯迈利·考夫曼笑着说,“那充分说明了我是多么狂热的粉丝。”

斯迈利·考夫曼第一次打美国大师赛,他因为去年在拉斯维加斯夺冠而获得参赛资格。24岁选手努力把这一周当作常规的比赛。可是他也意识到美国大师赛的星期天肯定不寻常。

“我不会忽视当前的战局,” 斯迈利·考夫曼说,“我知道现在的形势。我知道这是美国大师赛。我知道它有多么重要。”

“可是下场的时候我就会尽全力做好。我想这也是明天我能做的全部,我不能强迫自己,我要努力寻找到乐趣。”


达斯汀争取更佳排名

连续第二年,达斯汀·约翰逊进入最后一轮的时候都位于并列第五位。可是背景却完全不同。

去年最后一轮开始的时候,达斯汀·约翰逊落后乔丹·斯皮思10杆。后者最终轻松赢得个人第一件绿夹克。这一次,达斯汀·约翰逊只是落后3杆。在打出相对不错的72杆,平标准杆之后,他觉得自己的机会不错。

“非常满意自己的位置,”达斯汀·约翰逊说,“当你转场,来到10号洞的时候,你希望自己有机会取胜。”


麦克罗伊一鸟未抓

星期六从最后一组出发,罗里·麦克罗伊打出77杆,高于标准杆5杆,他没有抓到小鸟,这结束了他在大满贯赛中连续80轮至少能抓到一只小鸟的战绩。

他进入星期天的时候落后5杆,成绩为高于标准杆2杆。如果乔丹·斯皮思没有在最后一轮跌落的话,他的情况有可能更坏。追赶8杆看上去是不可能的,可是5杆?罗里·麦克罗伊至少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站在这里落后5杆,感觉比我站在17号洞发球台好了一些,”罗里·麦克罗伊说,“因此我得到了一些安慰。我要重新调整一下自己,明天回去的时候带着积极的心态。”

尽管没有抓到小鸟,罗里·麦克罗伊至少看到了积极的一面。他觉得收尾的时候连续打了8个帕还是很不错的。“我感觉最后阶段我打得很好,”他说,“我只是没有把握住我给自己创造的机会。”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