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师赛

最近25年的历史证明斯皮思将再次穿上绿夹克?

2016.4.10 13:44
乔丹·斯皮思最后关头的失误使得绿夹克向群雄敞开。

谁挡在乔丹·斯皮思与连续第二件绿夹克的颁奖仪式之间,让他无法体验杰克·尼克劳斯、尼克·佛度、泰格·伍兹体验过的喜悦?

那是22岁选手自己。

“他高居领先榜顶端,过去三年,他基本上都处于那个位置上,因此星期天当他下场的时候,只是看他会不会输了,”罗里·麦克罗伊说,“几个球员具有机会,我感觉如果我开一个好头,也说不一定。”

以下是我们知道的事实:

美国大师赛冠军过去25年21次从最后一组杀出来,这对罗里·麦克罗伊和斯迈利·考夫曼而言无疑是好消息,对于别的选手,包括罗里·麦克罗伊就是坏消息。

斯迈利·考夫曼是星期六四个打破标准杆的选手之一,事实上,在大风吹拂,球场酥脆的下午,他交出的69杆是当天最低杆。他因此杀到了乔丹·斯皮思之后一杆。

与此同时,罗里·麦克罗伊却经历了心理的崩溃。他与乔丹·斯皮思齐头并进,打出三个柏忌和一个双柏忌,交出77杆,落到了5杆之后。

以下是我们需要知道的别的事实:

自从1991年以来,冠军进入最后一轮的时候排名都未低过第二位,历史上只有一次,某位选手在54洞之后排名前十位之外,最终披上了绿夹克(1954年阿特·沃尔)。

再说一次,这对乔丹·斯皮思和斯迈利·考夫曼而言是好消息,对别的选手,包括伯恩哈德·兰格而言就是坏消息。伯恩哈德·兰格与松山英树并列位于第三位,只落后2杆。伯恩哈德·兰格今年58岁,如果夺冠,他将以10岁的优势成为最年长的大满贯赛冠军,比1986年尼克劳斯夺冠时大12岁。

前十位选手之中,另外一个赢过大满贯赛的选手是杰森·戴伊。他与达斯汀·约翰逊一起以平标准杆位于并列第五位。杰森·戴伊赢得了他最近两场比赛,目前处于世界第一位。

现在对斯迈利·考夫曼而言有一条坏消息。除了首届赛事冠军,只有两位选手首次参赛便能赢得美国大师赛,一个是1935年冠军吉恩·萨拉岑,另外一个是1979年冠军福兹·佐勒尔。

斯迈利·考夫曼青少年和业余时代与乔丹·斯皮思多次对抗,他承认自己的战绩不佳。

“他也许是1000比0,”斯迈利·考夫曼被问到与德克萨斯人之间的交战历史时说,“他总是打败我。的确,青少年和业余时期,他比我优秀很多。可是从某个角度来说,我是一个后知后觉者。”

当然,乔丹·斯皮思处于反面,在其短暂生涯,他已经赢得了9场,包括两场大满贯赛。

可是要赢得连续第二场美国大师赛,他需要迈过星期六恶劣收尾这道槛。这两个洞,他都开球进入树林,最后一个洞打出双柏忌之后,交出73杆。这也是他连续第二轮高于标准杆。

“实话实说,我想这很难抛诸脑后,”乔丹·斯皮思说,“我想我最后会的,可是就我所处的位置,最后两个洞真的很不好玩。”

这与一年前有着天渊之别。那个时候,他在18号洞一切一推保帕,进入星期天时保持住了4杆领先。他最终以同样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这个星期六晚很不同。在问到有什么计划时,他半开玩笑地说:“或许会砸一些东西。”

他随后补充说他会吃晚饭,看电影,接着一切都会好起来。

毕竟,他以前也曾处于过这样的位置。过去七轮,他都是枕着领先入眠的。

“去年的星期六晚,感觉肯定好过现在,”乔丹·斯皮思说,“可是与此同时,我感觉如果我去练习场,我可以把球归置好。我要回到同样的程序上。我肯定会想,进入最后阶段的时候,我会比一年前准备得更为充分。

“我很难这样说,因为我们刚刚回答了去年我在球场上的情况。我肯定不能像今天这样依靠推杆。我的击球需要更好。与去年相比,那一点让我感觉到有点心神不定……去年的星期天我依赖推杆,我最终挺了过来。我不可以每一轮都那样,因此明天我要将自己放到更好的位置上。”

他还可以依赖——无论星期六离开球场的时候他有多么不快乐——以前他曾经处于过这样一个位置。

正如罗里·麦克罗伊说的:“他从第一天起就控制着这场高尔夫比赛。”

如果他能再控制好一天自己,他的手臂将能再次套入绿夹克之中。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