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师赛

三巨头与教练情比金坚,感情堪称一生不渝

2016.4.7 11:34
杰森·戴伊与教练兼职球童的科林·斯瓦顿不仅是朋友,更是家人。

松脂的味道将麦克罗伊带回了他的故乡——爱尔兰。

麦克罗伊从小就经常在好莱坞高尔夫俱乐部打球,不过每天总有些时段这位青少年是不可以下场打球的。因此6岁的他只好呆在球会柜台后边的一个小房间中,一直缠着那个教他球技的职业教练迈克尔·班农(Michael Bannon)。

“我经常会搞一些鬼把戏、恶作剧什么的。”麦克罗伊说,“我会与他一起在商店的后边鬼混,全天不让他安生,直到我可以出去再次打球为止,在那里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闻到白酒的味道,就会想起迈克尔,是他教我如何握球杆什么的。 那些真的,真的是很甜蜜的回忆。”

他们之间牢不可破的友谊就是这么形成的,直到如今,迈克尔·班农还保留着麦克罗伊从8岁自然挥杆,到十几岁,乃至后来成为明星之后挥杆的视频。

这个星期的美国大师赛,迈克尔·班农将以“唯一教练”的身份陪伴在麦克罗伊身旁。

“迈克尔对我挥杆的了解胜过所有人,”麦克罗伊说,“甚至可以说比我自己都更了解我的挥杆,”

“三巨头”的另外两名成员也拥有类似的故事,却又各有不同。乔丹·斯皮思和杰森·戴伊都是自小时候认认真真学习高尔夫以来,一直跟着同一个教练。

虽然这些教练都没什么名气,但是他们因为对这项运动以及对自己学生的热情,让他们不仅仅只是教练,更是导师。

杰森·戴伊的父亲去世之后,他的人生开始向错误的方向发展。他的妈妈倾其所有,甚至去借贷,将他送入昆士兰的卡罗宾国际学校(Koralbyn)。那所学校的高尔夫项目由科林·斯瓦顿(Colin Swatton)主持,杰森·戴伊的人生因此改变。科林·斯瓦顿不仅是杰森·戴伊唯一的教练,还是他的球童。

“我曾经是一个爱打架的孩子,12岁就酗酒,完全没有朝着大满贯赛冠军的方向发展,可他彻底改变了我。” 杰森·戴伊在赢得美国PGA锦标赛之后说,“我想,他为我做的那些事情,不是绝大多数教练可以做到的。”

卡梅隆·麦考密克(Cameron McCormick)也来自澳大利亚。九十年代初,他来到美国,在堪萨斯的专科大学中打高尔夫,然后转入得克萨斯理工大学。他后来成为了一名教练,最终在小溪山谷乡村俱乐部(Brook Hollow Country Club)找到了一份工作。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肖恩·斯皮思(Shawn Spieth)觉得13岁的儿子需要正式的指导。

卡梅隆·麦考密克认为乔丹·斯皮思是他偶遇的最有天赋的人。

他们一早起来练习举重,帮助乔丹·斯皮思的胳臂与手腕以不同的方式运动,接着则是微调。他很早就明白乔丹·斯皮思是为了竞赛、为了胜利而生的。“自从13岁开始,我就没有在短杆竞赛中赢过他,”卡梅隆·麦考密克说。

他们之间的信任感与技术的指导一样宝贵。

“你与某个人呆得越久,你对他了解得就越为深入。”卡梅隆·麦考密克说,“经过时间的熏陶,我们相互更为坦诚,也更容易教学。他善于用我理解的方式进行表达,不需要去揣摩。我们无话不谈,这种真诚对我们俩都有帮助。”

卡梅隆·麦考密克一年只跟乔丹·斯皮思大约10场比赛,其中包括美国大师赛和其它大满贯赛。如果有什么东西不对劲,所需要的只是一个电话,或者一个视频简讯。

“那是一种更深层次的信任,”乔丹·斯皮思说,“如果你的教练换来换去,而不是跟着一个见过你各种各样挥杆的人,你会一直寻找答案。他们清楚你的倾向,他们知道你即将要出什么问题。如果你问我们,我们是什么时候起步的,那真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

泰格·伍兹转职业之后已经经历了四任教练。巴巴·沃森却从未有过教练。尼克劳斯从青少年时期开始就一直接受杰克·戈劳特(Jack Grout)的指导。那个时代,教练的工作并不像现在这么获得高度重视,尼克劳斯一年也只与杰克·戈劳特见个几次面。

“我想,有一个人能够那么了解你——他不仅知道你的球技,也知道你的个性,真的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尼克劳斯说,“这些人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教练,我也想拥有这样一美好的关系。有些人经常更换教练……好家伙,我觉得那还不如你自己矫正呢。”

以上三巨头都信奉没有坏就不要修的信条。这三个人在过去的六个月都触碰过世界第一的头衔,而他们已经赢得了过去六场大满贯赛中的五场。

“我觉得有乔丹、杰森这样的榜样,你会见到越来越多人这样做。如果从你的青少年时期、业余时代开始,就能有一段这样有效的关系,那么他们就可以把我们送到现在的舞台上。”麦克罗伊说,“未来也一样照旧。”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