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师赛

奥古斯塔的正确打开方式?我们采访了18位美巡赛球员为你详解18洞最强攻略

2017.4.5 09:12
美巡赛官网询问了世界上最优秀的球员,请他们来讲述自己是如何在奥古斯塔的那些历史性球洞挥杆的。

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对于高尔夫球迷而言是熟悉的,这些球迷大多数都会通过电视热切地关注这场每年的年度第一场大满贯赛。但是扁平的荧屏始终无法精确地展示球洞极端的高低变化,以及那些令人着迷的果岭的微妙斜坡。

这就是为什么美巡赛官网会询问世界上最优秀的球员,请他们来讲述自己是如何在奥古斯塔的那些历史性球洞挥杆的。我们希望他们的洞察可以帮助你更为深入地参悟这片神圣的土地。

1号洞,455码,四杆洞,木樨洞

瑞恩·摩尔:“这是一个很直截了当的球洞。你会用一号木开球,有些距离远的球员也许会用三号木。理想状况下,你应该瞄准中央偏左的地方,击一个有力的小右曲,努力避开右手一侧的沙坑。这个沙坑的沙坑沿很宽,所有你很难做到每一次都远离它。你可以根据当时的情况,使用4号铁到8、9号铁之间的各种球杆。

“果岭的坡度是从后到前,在中间偏右区域有一个小的层面。这是被低估的艰难果岭之一。你在那个果岭上可能遇到7、8英尺的推杆。它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果岭,特别是前三分之一。如果你击出了较短的旋转球,那么当你的球落在果岭前边三分之一的时候,它就可能滚出果岭,滚到一个不容易打一切一推的地点。如果旗杆在左后方,你偏到了那个旗杆的左边,那你基本就玩完了,能打出柏忌已经算是很好了。”


2号洞,575码,五杆洞,石枣洞

里奇·福勒:“奥古斯塔二号洞是你第一个真正抓鸟的机会。对于许多球员而言,它也许是最容易开球的球洞,你只用瞄准球道沙坑,然后努力打出一个小左曲球。第二杆比较艰难,你会遇到一个下坡的球位,通常是在240码的区域。果岭从左到右严重倾斜,没人想把球放在洞杯的上方。左边的树木意味着你差不多都要打左曲上果岭,可当你身处下坡球位的时候,要做到这一点非常难。

“有些人不习惯那么击球,那么他们会将球击入右前方的沙坑,或者将球推到球道的右边底端。在那里,面对一些旗杆位置,你是比较容易切上去的。你必须要避开的是左前方的沙坑。面对前方的旗杆位置,如果你击到了左边,那就几乎不可能将球击入20英尺之内了。奥古斯塔很讲策略,特别是在五杆洞。”


3号洞,350码,四杆洞,碧桃洞

肖尔·舒瓦泽尔(2011年美国大师赛冠军):“三号洞给了你选择,你要根据旗杆的位置决定自己该怎么做。绝大多数时候,我会选择一号木进攻旗杆,除非旗杆插在左方。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宁愿3号铁过渡一杆,然后再用挖起杆上果岭,因为果岭左侧的斜坡很陡。球道左侧有沙坑。你的一号木可以过那些沙坑,你可以击到坡上,而小球会滚到底部的一个洼地,通常你会面对30、40码的劈杆。

“如果你选择缓攻,也不要缓攻得太靠后,因为山脊的关系,你会面对盲打的一杆。选择缓攻就得越过沙坑,这样才能看到果岭。(2011年,肖尔·舒瓦泽尔取得胜利的时候,他在最后一轮第三洞射下老鹰,他当时用的是3号铁加挖起杆。)

“它是球场上最容易的球洞之一。也是你最有希望抓鸟的球洞之一。”


4号洞,240码,三杆洞,海棠洞

杰森·达夫纳:“我通常会用3号铁,有时候是5号木。坦率说,这也许是球场上最艰难的一洞,我得努力将球放上果岭。对于一些球洞位置,右前方的沙坑还OK。你从右前方的沙坑中打出来,不会打出比4杆更差的杆数,你非常有机会打出3杆。这是那种你必须努力保帕的球洞。我想我有一次抓到过小鸟。

“左前方的旗杆位置极端艰难。那里有点窄,最多只有12到14步。当旗杆插在前方的时候,你最好进入左边的沙坑。

“果岭从右到左极度地倾斜,从前到后相对较平。在左前方的位置有一个斜坡。你希望打出高弹道,带着许多旋转的球。如果你能拿捏准确距离,高弹道的小右曲真的很好。在那个洞,你会遇到各种风。我遇到过顺风,有时候则是顶风。”


5号洞,455码,四杆洞,木兰洞

特雷弗·伊梅尔曼(2008年美国大师赛冠军):“这是一个艰难的球洞。你要在左边的障碍与右边的松树之间找到球道。那个沙坑也许有20英尺深,如果下了那个沙坑真的很难打。在那下边你几乎无法打球。如果天气好又没什么风,你上果岭的球杆可以选择6号铁与8、9号铁之间。

“果岭起伏非常大,上坡那么陡,果岭前面的15码真的没有什么用,感觉上那甚至不能称之为果岭。你必须上到15码之后,如果你的球停在后边沙坑的前边,你可以推向任何旗杆位置。可是如果你不在后边平坦的部分,你很难两推拿下。”


6号洞,180码,三杆洞,红松洞

吉姆·福瑞克:“六号洞十分有趣,因为如果旗杆插在左前方,你就有机会将球放上果岭,然后一点点喂向球洞。而左后方的球位则几乎无法靠近。你在前方20英尺推击,很难将球推到球洞处,因为果岭太快了,而你又不想将球推过洞。

“右上的旗杆位置,你很难让球停在那一层。我上那一层的10记好铁杆中,也许只有3、4次球能停在上边。那里最多8乘7码大小。许多地方都没什么用,因为如果你击到后边,小球会滚过头。你只能将球击到一个很小的区域,可是绝大多数球员会大力进攻。如果不小心打远,我宁愿从后边切杆或者推杆。”


7号洞,450码,四杆洞,蒲苇洞

克里斯·柯克:“它虽然在那默不作声,但却是最难的四杆洞之一。你被迫使用一号木,因为那样能够增加很多距离。这一洞的球道也许是全场最窄的。你必须要开好球。开好球之后,你通常需要挖起杆到8号铁上果岭。上那个果岭,你用什么球杆感觉都不舒服。果岭的纵深很浅,并且有三个明显的分区。右前方的旗杆是你觉得唯一能靠近的旗杆位置。你可以借助果岭的斜坡,将球引向球洞。

“他们在沙坑右后方增加了一个新的旗杆位置。但除非你是犯二或者犯了错,记住不要冲着旗杆打。插在左边的旗杆相当艰难,它们处在一个高点上。你比较容易偏向右边,让小球朝着果岭的右前方前进。如果你将球击到球洞左边10英尺,它会向左边滚出果岭。这肯定是球场上最难的果岭之一。你铁杆上果岭,也许只有7、8码空间让你的球停在左边。”


8号洞,570码,五杆洞,素馨洞

布兰德·斯内德克:“右边有一个大沙坑,球员们都努力避开。发球台上理想的弹道是小右曲,可是作为一个五杆洞抓分手,你会选择过那个沙坑,用小左曲多获得一点距离。如果你够幸运,用5、6号铁就能出那个沙坑。如果你面对沙坑边缘,你必须要用挖起杆才能出来。接下来的第二杆是盲打,你真的看不到果岭。左边那些树木,你得想办法绕开。

“这一洞的果岭简直就是魔鬼。一道山脊穿过果岭中央,将果岭划分为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前方的旗杆有一种碗的效应,这样球员可以将球靠近。右后方的旗杆则很难接近。不论你在果岭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将面对非常艰难的两推。这是一个风险加回报的五杆洞,因为如果你第二杆转太多,就会陷入麻烦。如果你偏到了左方,那是不可能救回来的。你一切一推的成功率也许只有十分之一。8号洞到9号洞发球台之间全是球道,因此你有许多空间救球。”


9号洞,460码,四杆洞,樱桃洞

扎克·约翰逊(2007年美国大师赛冠军):“这个洞的发球台看上去非常恐怖,你根本看不到小球会落在哪里,只有远方的一棵树是你的目标。你需要打左曲球,因为球道走向是从右向左,你也可以猛力打一个右曲,因为它向右边开放。

“这个洞艰难的部分还在于当你在发球台的小洼地时,你完全感觉不到有风,但请记住,这里和8号洞没什么区别。第二杆是从很陡的下坡位置向很陡的上坡位置击球,果岭有三层,前方带有一个斜坡。如果你能将球击到果岭中部,那可真是太好了。

“前方的旗杆位置是那个洞最难的旗杆位置,因为你很难将球放到那一层。那个洞,如果你第二杆打到右边,虽然不算理想但也不那么糟糕,因为你可以切向上坡。对我而言通常是一号木加中铁杆。”


10号洞,495码,四杆洞,山茶洞

亨特·马汉:“很明显,这是一个下坡的四杆洞。球道从右到左有许多移动,你在发球台上必须打一个小左曲。你的发球很难打太大的左曲。如果你能成功的绕开那些树木,就会遇到相对平坦的球位。如果你那么做,可以左转30、40码。球道的左侧没有那么多坡度,会给你进攻球道更好的角度。

“在发球台上,可以依据你自己的感觉选择从2号铁到一号木之间的任意球杆。我会用一号木,因为我想尽可能打得远一些。接下来我会用短铁杆,因为用长铁杆上果岭可不好玩。

“你需要在下坡球位进攻果岭,也许要打从右到左的线路。果岭右边有一个沙坑护卫,如果你偏到了果岭的左边,小球会顺着坡滚离果岭15到20码。星期天左后方的洞杯位置将会异常艰难,因为推杆看上去是上坡,看上去你可以激进,可是实际却流向11和12号洞,它比看上去更快,而且有很多转折。果岭是从后向前转的,可是也有许多从右到左转的线路。”


11号洞,505码,四杆洞,梾木洞

斯图尔特·辛克:“首先,你必须从一开始就学会如何应对恐惧。这个洞太严苛了,球道如此狭窄,你只能瞄准中间击球。即便你错过了球道,落入长草中,你也希望小球停留在树木之间。如果你上了球道,别高兴的太早,第二杆会更加恐怖。

“多年以来,他们曾经微微地修改过这个球洞。每个人都知道右边的树,它把球道分割成两半,可是许多人没有意识到他们将果岭右半部份放低了多少。如果你偏到了右边,你将不再面对一个简单的劈杆。拉里·麦兹(Larry Mize)当年的球是一个地滚球,它横穿平地上了果岭,随后进入洞中。现在你在果岭之下3到4英尺,你要击出一杆上坡才能上果岭,而果岭是向着湖泊的方向倾斜的。在果岭右边,那是非常恐怖的短杆击球。你知道你不能偏到右边,这就是湖泊对比赛产生的重大影响。这是一个天才式的改造,就像绝大多数的改造一样。

“如果你击中球道——球道是狭窄的——你需要用中长铁杆才能上非常苛刻的果岭。在那里,如果你打失误了,惩罚是非常严厉的。你从一个比较平的球位击球,可是那一击却是下坡的,大约是8到10码的下坡。你可以瞄准果岭后边的两棵树,瞧上去它们不在沙坑之内。当你进攻果岭的时候,你必须要做出非常勇敢的决定。你通常会挑选其中一棵树来瞄准,你很少会直接进攻旗杆,除非它位于右边,即使如此你仍旧得守规矩。这个果岭在奥古斯塔是很难归类的。它很大,还有一个很大的坡,从右后到左前倾斜。”


12号洞,155码,三杆洞,连翘洞

吉姆·福瑞克:“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洞的果岭有多么苗条。我想,在沙坑之后它只有9码深,绝大多数人,如果旗杆在右边,都会瞄准那个沙坑。好吧,你在向一个只有9码深的区域击球!你很容易打过果岭,一旦打短就会下水,那样至少是5杆。许多人就是这样打过了头。

“关于风,你必须知道大多时候你从11号洞旗帜就能看出来是顺风,而从12号洞旗帜你会读出逆风。通常情况下你不要轻信你看到,你会把顺风当做没有风去打,结果就是你会将球击过果岭,这个三杆洞就难在这里。从一个短三杆洞的角度而言,它也许是高尔夫之中最好、也是最难。左边,你有16码的深度可以打,因此我想许多人都会瞄准左边中间,可是对于右后方的旗杆位置则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这里没有多少安全可言。在沙坑之中,你很容易就会打出4杆。我打出了许多我觉得不错的球,结果小球会冲过果岭,那让你百思不得其解。真的很难判断。”


13号洞,510码,五杆洞,杜鹃洞

基根·布拉德利:“发球要用一号木或者三号木。你在发球的时候必须要转好,也许要转15码。接着是长铁杆上果岭,或者采取过渡一杆。我不知道如何解释那种倾斜,可是球会在你脚的上方很多。那是非常非常斜的侧坡位置,非常难的击球。果岭本身也是严酷的,你不可以打大。另外果岭的左后方分了层。果岭周围很难一切一推。将球放在小溪之前,或许是最容易一切一推的地点。”


14号洞,440码,四杆洞,杉木洞

斯图尔特·辛克:“我喜欢14号洞。它的果岭有点仿照圣安德鲁斯的14号洞,果岭的前方有一个巨大的斜坡,然后一路向下。顶层的第一部分绝对是远离你的,而第二部分绝大部分是从左到右倾斜。在发球台上,你只能想一件事情。你必须要从右转向左。短打者可以打一个直球,可是如果你的距离比中间的人水平远,那么你在用一号木或者三号木开球的时候,必须要让自己的球从右转向左。

“球道上的斜坡从左到右,那让第二杆进一步复杂,因为你知道由于果岭斜坡的关系,你必须将球放到球洞的左边,可是地面鼓励你将小球击到右边。你的第二杆是一个上坡击球,有许多元素阻止你击到左边。许多次你都觉得你击出了好球,你看到小球在目标右边5英尺落地,结果小球消失了,接着它一路向右,最终会偏右40、50英尺。

“通常情况下,你在14号洞果岭上可以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很近的小鸟推,又或者是一个超级难的两推。洞杯所放的区域非常小,而果岭的其它部分又那么恶劣,如果你错过了那个区域,它会顺着果岭滚很远。你的推杆都必须上坡,滚到那个小高台上。果岭开始的20码没有用,那是一个倾向球道的斜坡。”


15号洞,530码,五杆洞,火棘洞

肖尔·舒瓦泽尔(2011年大师赛冠军):“理想情况下,你可以将球放在右边。球道的斜坡有点从右到左。在发球台上,你觉得球道很宽阔,可是330码的地方你会遇到树木,它们从左边切入球道中央。通常情况下,那给你留下220码或者230码的一杆,上一个非常狭窄的果岭。一旦打偏,你再这里就再也找不到好的位置。如果太远,你回切很难,冲着水而去,如果打短,同样可能下水。绝大多数选手会选择直接进攻,因为你会遇到15到20码的下坡。在奥古斯塔,五杆洞是关键,希望你上果岭的一杆能打出一个好球,制造射鹰抓鸟的机会。

“第二杆的球位下坡不是那么多,因为球道从大约400码的地方才开始下坡。你必须在缓攻的时候考虑这一点。第三杆总是看上去比你想的更远一点。这个球洞,我感觉如果你选择过渡一杆的话,就需要放到一个让你舒服的距离上。如果你留下一个两号球杆之间的距离,就非常难击中果岭了。”


16号洞,170码,三杆洞,紫荆洞

卢克·唐纳德:“16号洞的关键点在果岭。这是一个中距离的三杆洞。某些球洞,你可以进攻,有些洞,你肯定不可以。处在顶层的旗杆位置,比如右后方和中间偏右,也许是最难靠近的。那是一个很小的目标。我想球杆选择非常重要。风在这里也会打转。那些放在上边的旗杆位置,如果你在两号球杆之间,你最好用小号球杆,然后猛力打。

“过去几年,他们将右后方放大了一点,可是它仍旧很小。从发球台上,它看上去变化不多。你不可以打远,如果进入那个沙坑,那几乎就是吞定了柏忌。前方的旗杆位置,你希望借用从右到左的斜坡。星期天,左后方的旗杆位置,你努力将球放到球洞右边一点,借用斜坡,顺着过去。星期天的旗杆位置,你可以将球击到右方20到25英尺,让小球顺着滚向洞口。它确实是一个好的旗杆位置,因为水和沙坑的影响,绝大多数人会将球击到旗杆右方,借用斜坡。你可以使用9号铁到5、6号铁。如果你是顶风,旗杆在后方,而发球台也后移,距离可以达到190码。”


17号洞,440码,四杆洞,天竹洞

凯文·斯翠尔曼:“失去艾森豪威尔树之后,开球开阔多了,可是你上果岭的时候,并没有摆脱困境。你会遇到3、4个区分明显的层。右上的旗杆……左后方,第二杆非常难靠近那些旗杆位置。你最后会遇到25英尺的推杆距离,那种情况下你会努力两推保帕。如果你在竞争激烈的时候能抓到小鸟那肯定是最好的,可是你必须击出两杆很棒的球,才能获得这样的好机会。

“艾森豪威尔树曾经位于小球球道开始下降的地方。从任何方面而言,那仍旧不是一个很开阔的开球。它大约25码宽,因此还不是美国公开赛风格,可是如果你偏到右边或者左边,你必须要狠狠地做球。左后方的球洞位置,真的是很倾斜,如果你将球击到旗杆附近,你真的很难让它停在果岭上。它有可能滚回到切杆区域。右边的旗杆很凶险。右后方的旗杆,你不可以打过头。在那里有一个大山包,想在果岭后方一切一推是不可能的。中右的旗杆位置,你可以将球击到果岭中央,可那是一个极快的推杆,并且冲向雷氏溪。前方的沙坑并不是那么糟糕,过了肯定不好。”


18号洞,465码,四杆洞,冬青洞

扎克·约翰逊(2007年大师赛冠军):“这是一个艰难的球洞。非常像一条滑道。右方的球道面积比看起来大。它召唤你打一个强力的小右曲,远离那里的沙坑。一些选手在顺风的时候可以达到沙坑,但我做不到。发球有点上坡,第二杆6-7%是上坡,因此如果你面对200码的距离,它打起来要远10到15码。

“在球道上用肉眼看,果岭非常非常小,它有多层,而且前方有向球道倾斜的斜坡。果岭中间,特别是用中铁杆上的时候,是非常理想的。如果旗杆在上边的话,小球会滚回来。你很难一切一推。平均情况,你都要用5、6号铁,也就是介于180码与210码之间。如果旗杆在果岭的右侧,打到左边不是那么糟糕,反之亦然。如果你处于短边,除非你能推入长推,否则你将吞下柏忌。如果星期天插左前方的旗杆位置,你总是不想打到左边。”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